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可乐文学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 猫……猫咪装??

猫……猫咪装??

看的众人玩的不亦乐乎, 池桑也不再掺和了, 她算是发现了, 她帮谁都不对,还得落一身埋怨, 就谁也不帮,乖乖在旁边看着挺好。

看着她们玩了一会,池桑又瞟了一眼手机,悄悄起身回屋了。

走到客厅的窗边, 从窗口看着玩耍的众人, 拿起手机, 拨打了云景的电话。

电话刚响了一声对面就接起来了,就像是刻意等在电话旁一样。

“云姨,是我。”

“嗯。”

“新年好,给您拜年了。”池桑说完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还从来没有跟云姨说过这样的话。

“嗯, 新年好。”云景像是在笑。

“云姨, 您在哪呢?”

“警队。”

“真的在值班?”

“嗯。”

池桑闻言心里有点怪不是滋味的, 尤其是一抬头, 瞧见外面玩闹的众人,大过年的,家家户户都在吃团圆饭, 可云姨却只能一个人在警队里值班。

“你呢?”

“我?我在茵茵家, 在跟她的家人一起过年。”

“那很好, 她的家人还挺好相处的, 你多跟她们待一待,心情也会不一样。这几年你也辛苦了,就放下心里的事,好好放松放松吧。”

“嗯。”池桑点点头,她其实很想跟云姨说,“云姨,我想你了。”但是这话想想就算了,说不出口,太矫情了。

“小桑。”

“云姨。”

两人异口同声。

“嗯?”

“云姨,生日快乐。”

对面云景沉默了许久,似乎有点激动,呼吸的声音也离话筒远了些。

“云姨?”

“嗯,你也是,生日快乐。”云景轻道一声,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微微的颤抖,池桑耳朵尖,听出来了。

“嗯……”

你说多巧啊,自己跟云姨竟然是同一天生日,而且都是大年初一。

“好了,不说了,她知道你的生日吗?给你准备蛋糕了吗?”

“她不知道,我没跟她说过。我很久没过生日了,生日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谁说没有意义,生日是你来到世界的那一天,怎么能没有意义呢!”突然一声从身后传来,池桑吓了一跳,忙回头看去,竟然是白茵。

与此同时,池桑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竟然没有听到茵茵走进来的声音,这警惕性也实在是太差了点!

“怎么了?这是什么奇怪的表情?”看着池桑那一脸愕然又有点严肃的样子,白茵就很不解,揪了揪她的耳朵。

“你……进来多久了?”

“嗯?刚刚才进来啊,不过看到你在打电话,我就踮着脚尖轻轻的走过来的,没发现我吧?”

“嗯。”池桑点点头,又拿起手机。

“是她吗。”

“嗯,云姨,是……”

“云姨新年快乐~给您拜年了~”白茵冲着电话说了一句,池桑回头看了她一眼,冲她微微一笑。

“好,快乐,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玩吧。”

“那……云姨再见,过两天我去看您。”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用不着惦记我,过年这一阶段也是案件的高发期,我也没时间顾及你。”

“挂了。”云景说完,不等池桑应声就挂掉了电话。

池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一想着云姨一个人守在空荡又冰冷的办公室里,她心里就不是滋味。

“怎么了阿桑?”白茵瞧见她兴致不高,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我只是在想云姨,她一个人……唉……”

“对了阿桑,我一直想问你,云姨没有家人吗?”

池桑摇摇头,“没有。她曾经有一个丈夫,也是一名警察,但是牺牲了,后来云姨为了给丈夫报仇,只身潜入敌人的大本营做卧底,整整八年!直到把那个武装分子尽数剿灭,才结束了这八年的卧底生涯。”

“茵茵,这些都是机密,不能对外人提起。”池桑说完,忙又叮嘱了一句,生怕这些事情外传,会给云姨带来麻烦!

“我知道。”白茵点点头,虽然还有点懵,但打心底里升起了一丝敬意!卧底八年,为了给丈夫报仇,这个云姨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对了阿桑,你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对,也是云姨的生日。”

“这么巧?”

“嗯。”

“那……”白茵皱着眉头,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茵茵,别想那些鬼主意了,妈妈都不在了,过生日又有什么意义。”池桑说这话时语气平淡,似乎已经从母亲过世的痛苦中脱离了出来,即便再提及,也没有那么刻骨铭心的痛楚了。

可她越是这样,白茵就越是担心,心疼,她知道她只是在强撑着,就冲着她刚才给云姨打的这通电话,就知道,她在想她妈妈,想她的亲人了。

白茵张开手臂,给了池桑一个大大的拥抱。

“阿桑,要不明天咱们去看看云姨吧?”

“不去了。”池桑摇摇头,果断拒绝了她的提议。

“那……生日总得过吧?”

“不过了,太麻烦了。”

“那就咱们两个人,咱们两个人偷偷的过也不行?”白茵不甘心的追问着。

池桑抬起头,瞧见白茵那热切的目光,无奈的抿抿嘴,“那就咱们两个,偷偷的过。”不得已应了下来。

白茵笑了笑,嘴角微微扬着,“有什么心愿吗?今天我全听你的,你说什么是什么。”

“那我们……”池桑抱着白茵轻轻晃荡着,似乎在仔细思考着该干点什么。

“嗯?”白茵歪着头,枕着她肩膀看着她。

“回房间,洗个热水澡,睡觉,好吗?”

白茵微微一怔,“就这样?”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池桑低头看了看她。

“呃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多想……”白茵被她看的俏脸一红,拍了她一把。

这下可把池桑拍懵了,“什么?什么意思???”

“咳……去,一边去,混球。”白茵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

池桑是真的没搞懂,但瞧见白茵那突然忸怩的神色,瞬间恍然醒悟了过来,随即哭笑不得,这个家伙,脑袋瓜里都想些什么呢??

“好了,不准再乱想了,回房休息!”白茵拽着池桑的胳膊,转身就往楼上走。

池桑跟着她上了楼,不等动手呢,白茵就帮她把外衣脱掉了,整齐的叠好放在床头柜上。

池桑睁大了眼睛默默的看着她的动作。

“别多想啊,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的份上,我就为小寿星服务服务。”白茵急忙解释了一句。

池桑哭笑不得,我真没多想啊!

“我去帮你放水,你先换衣服吧。”白茵说着就往浴室走。

“好啦。”池桑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拽回到自己怀里,“你就别忙活了,我真的不在意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你也不用这样,像平常一样就好了,要不我还有点不适应了。”

池桑这话本来是好意,想让她别忙活了,早点休息,然而入了白茵的耳朵,这话好像就变味了一样。

“嘿,小混球,你是说我平常没伺候过你吗?”白茵不满的揪住池桑的耳朵往上提了提,为小寿星服务?不存在的~

“诶诶诶,有有有,真的有,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就别忙活了,好好休息,也累了一天了对不对?”池桑忙柔声解释着。

白茵瞥瞥她,轻哼一声,这才作罢。

“我先去洗澡。”连洗澡水也不给她放了。

“嗯,诶,你小心你的手。”

“知道了~”

瞧着白茵去洗澡了,池桑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往外看了一眼,阿姨们也玩够了,三三两两的往回走了。

池桑看了一眼时间,这都一点多了,她们可真能玩,也不怕冻着!

估摸着白茵洗澡还得洗一会呢,池桑便转身下了楼,去厨房给大家煮姜汤驱驱寒。

“诶哟,真舒服~”薛月贤直接瘫倒在沙发上,手里接过池桑递来的姜汤抱着,暖着手,那叫一个惬意。

“小桑表现不错,你这个孙媳妇儿我认了。”

池桑哭笑不得,“哎,谢谢姨奶奶。”也跟着她们学会打趣了。

“各位阿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就别熬夜了,喝完姜汤早点回去歇着吧,好好休息休息。”

“嗯。”

……

等众人回屋休息了,池桑才回到房间,往浴室瞟了一眼,茵茵还没出来呢,便走到床边,把床铺简单的收拾一下。

刚掀开被子,池桑怔了一下,看着一个藏在被窝里的精美的礼盒,心口突兀的跳动了一阵,这是……礼物?

茵茵给我准备的?

池桑挠了挠头,抱起礼盒打量了一会,有心想要拆开,但又怕破坏了茵茵送给自己的惊喜,犹豫了许久,一脸不舍的把礼物放回到被子底下。

然而不过两分钟,池桑就忍不了了,又从被子里把礼盒拿了出来抱在手里,她这会可算是能体会到茵茵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自己为她准备的惊喜时,心里是有多急迫了!

犹豫再三,自己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我就拆开看一眼,就看一眼,看完就盖上放回去,假装不知道!

这么一想,池桑那不安分的小爪子果断抚上了盖子。

……

白茵洗完澡,往身上和脸上擦好了各种护肤品,用毛巾包裹着头发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瞧见背对着自己坐在床边的池桑。

“干什么呢?”白茵问着,走过去,刚走了两步,脚步一顿,瞧见阿桑回过头来一脸懵比的看着自己,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家伙手里竟然拿着一件毛茸茸的超小型修身睡衣。

白茵有一瞬间大脑是空白的,然而下一秒,她就回过神来了,她拆了沐欣送来的礼物……!!!

“这是……给我的?”池桑脸上写满了怀疑,看着白茵的时候,一张脸都快皱到一起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什么东西……

“呃……”瞧见她这模样,白茵是想笑的,但是忍住了,结果听见她这句话,彻底绷不住了,直接笑出了声。

池桑就拿着小睡衣,默默的看着她笑,这家伙还能再荒唐一点吗!!

“你……你喜欢吗?”白茵都笑岔气了,笑的肚子都疼了,捂着肚子问向池桑。

池桑脸都黑了,甚至都能看到三道黑线了,深吸一口气缓了缓神,把小睡衣放下,又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条小睡裤,用两只手指夹着,非常的嫌弃,布料少的有点可怜。

池桑直接把睡裤扔在一旁,又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发卡,是猫耳朵的造型,耳朵倒是毛茸茸的,摸起来手感还不错,但是池桑一点也没有想要去穿的欲望,甚至恨不得把这东西扔了,烧了!才不管它是谁送的!

“好了好了,这不是给你的,是沐欣送给我的。”瞧见池桑那嫌弃的不得了的模样,白茵也知道她是打心底里反感,也就不逗她了。

“给你的?”池桑一怔,又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扔在一边的猫咪睡衣,大脑有一瞬间的宕机。

“嗯啊,她胡闹的,之前我不是向她讨要新年礼物了么,就这,摆明了是故意的。”白茵走过去,把衣服拿起来摸了摸,其实先不说别的,手感还是非常好的,这绒毛摸起来也很舒服。

看着白茵收拾衣服的举动,池桑挠了挠头,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不经意的笑了一下。

“既然是送给你的新年礼物,那你就穿上看看吧。”

“???”

白茵一愣,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被点穴了呢。

她是完全没想到阿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扭头看了看池桑,又看了看衣服,就很懵比。

“嗯?”池桑冲她眨巴眨巴眼,还有点疑惑,不是送给你的礼物吗~?

“呃,不是,这东西,闹着玩的,我装好给她退回去,谁爱穿谁穿。”白茵俏脸一红,忙推脱着,还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我想看。”池桑也开始耍赖了,抓着衣服不让她收走,还晃了晃。

白茵看了看她,哭笑不得,“不准!”

“你说今天都听我的。”

“……我后悔了,收回!”

“一年才一次的生日……”池桑蹙着眉头,撇撇嘴,模样那叫一个可怜,一言不合就开启了唠叨模式,“明明说好今天都听我的,好不容易给人家过一次生日,还耍赖,食言而肥,越来越肥!”

“喂!”白茵哭笑不得,恨不得拍死自己,让你多嘴让你多嘴让你乱许诺!同时又有些疑惑啊,这家伙发起牢骚来一套一套的,都是跟谁学的!

“想看。”池桑又道。

白茵是真的很为难了,没好气的瞥着池桑,这家伙刚才瞧见这衣服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呢,这会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了!?

“我要看!”池桑甚至开始闹了。

白茵头大,抚了抚额,让她闹的头都疼了,“好好好,看看看。”不得已应了下来。

拿着衣服愤愤的进了衣帽间。

池桑压根没想着她会答应,只是跟她闹一闹,结果听着茵茵应了下来,她反倒还惊讶了,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像做梦一样!

池桑眼巴巴的盯着衣帽间,甚至都开始紧张的吞咽着口水了。

不多时,咔嚓一声,衣帽间的门被人打开。

池桑立马睁大了眼睛看着。

白茵裹着睡袍走出来,头上戴着猫耳朵,看起来可爱又乖巧,只这一眼池桑就心驰神往了~

白茵做贼一般左右瞧了瞧,又跑到门口把房门反锁上,回过头来看池桑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阿桑竟然眼冒绿光的在盯着自己!?

池桑的目光全程追随着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睡袍下的风光。

白茵走到床边,还有点忸怩,拉着睡袍的带子不肯松手。

池桑见状,抬手去触碰了一下,意外的是茵茵并没有反抗,似乎就等着她来解开呢。

池桑心口突突直跳着,大受鼓舞,轻轻那么一拉,又把睡袍往下一拽,睡袍忽的一下,便落在了地上。

“咕咚”一声,池桑吞咽了一下口水。

白茵瞧见她这模样,微微一挑眉,抿嘴轻笑了一下,用手指托着池桑的下巴往上抬了抬,“傻样。”在她耳边轻吐一声。

那温热的气息喷在耳朵上,让池桑打心底里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看向白茵的目光也逐渐变得贪婪,甚至不自觉的舔着嘴唇,琢磨着怎么吃掉眼前这只不听话的小猫咪!

“好了,看也看了,我脱掉了。”白茵说完转身便走。

瞧见她转身,池桑又瞪圆了眼睛,这曼妙的身材真让人受不了!!

“诶?”

白茵眼看着就要走到衣帽间门口了,身子突然一轻,直接被人打横抱了起来,“干什么你!”不满的嗔怪着。

池桑就那么抱着她,也不说话,但是呼吸却愈发急促。

白茵瞧见她脸都红了,本来还以为她只是在害羞,但听着她这呼吸声不对,心里一抖,

“阿桑?你要干什么?”

白茵有点慌,她发誓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阿桑露出这副模样!看起来有点……可爱~

“我……”池桑咽了咽口水,尽量平复着心底上涌的异常感。

“茵茵……我……”池桑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哼哼唧唧的,像是羞于启齿一样,纠结的不得了。

“想……想什么?”白茵瞧见她这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有些惊讶,这可真是头一次从阿桑嘴里听到这种话!新鲜!

“想……想嗯……”池桑抿抿唇,吞咽着口水,小心翼翼的哼唧着。

“嗯?”白茵回应的声音像是从鼻腔发出的,很轻很柔,用手指在池桑脸颊上轻轻滑动着,看着池桑频繁吞咽口水的动作,便忍不住的想笑。

“你……”池桑弱弱的开口。

“嗯?想要什么?我没听……”白茵话还没说完,就被池桑抱着放在了床上,紧接着便被她的唇舌堵住了嘴巴,发不出声音。

“嗯……嗯……”只能从嗓子眼里发出几声轻哼,提醒着池桑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嗯……”在白茵几乎快要窒息的时候,池桑才放开了她,抬起头来,有些急促的喘息着,“茵茵~”池桑将头埋在白茵颈间,轻声哼唧着,那声音听起来委屈的不得了,却还在征得白茵的许可。

白茵哭笑不得,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正想着应了她,结果发现她那不安分的小爪子已经环住了自己的脖子。

“啧,手!”白茵冷着脸喝了她一句。

池桑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地缩回手,自己搓着自己的手指,眼神可怜巴巴的,好像在说着,我不乱动了,你别凶……QAQ

白茵让她弄的很无奈,这家伙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在欺负她呢!

白茵那叫一个哭笑不得,被池桑蹭的痒痒的,不自觉的缩了缩。

“只准蹭蹭。”

“嗯,嗯!!”池桑忙点头,又用手抚着白茵乖顺的长发,不小心拂过了她的耳朵。

“啧,爪子!”白茵一皱眉,不满的呵斥了一声,这家伙的爪子真是不乖啊。

“我……我……”池桑就很委屈。

白茵低头看了一眼,也反应过来了,拍开池桑的手,不准她摸了。

池桑委屈巴巴的跪在她身边,自己摸着自己的手,睁大了眼睛乖乖看着,没有白茵的允许,坚决不上手。

白茵实在是受不了她那眼神了,虽然她不叫也不闹,但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你,一副可怜样,这谁顶得住啊这!

“好了好了,别这么委屈。”白茵刚一抬手,池桑立马低下头去主动往白茵手心里蹭,突然变得粘人了起来。

白茵哭笑不得,知道她这是在无声的讨好自己,“好了,想摸就摸吧。”无奈的松了口,不过其实心里还是有点窃喜的,毕竟阿桑这么粘自己的时候可不多,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了。

池桑闻言眼睛都亮了,惊喜的看着她。

白茵就很没脾气,之前自己主动想干点什么的时候,哪见过她这副模样?看来还是不够有诱惑力啊,你别说,沐欣这套衣服送的还挺成功的,至少促进了两人和谐生活的飞速发展~

池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白茵衣服上的毛料,又一脸好奇的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池桑用手指轻轻抚了抚白茵修长浓密的睫毛,看着她闭上眼睛睫毛微颤的样子,便觉得很可爱,又蹭了蹭她的眼皮,俯身轻轻亲吻了一下,像是在进行什么庄重的仪式一样。

池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抚着绒毛,越摸越顺手,甚至还喜欢上了这种软绵的感觉,白茵被她摸的痒的不得了,想笑,又觉得怪怪的,末了,只能捂着脸,强忍着笑意,时不时的拍开她的手,实在是太痒了!还不是那种普通的挠一挠就能止住的痒感,而是那种,心弦被撩动,从内而外散发的苏爽的感觉。

池桑又摸了一会,轻轻推搡着她的身子,让她侧身躺着,而后迫不及待的去抚摸衣服上的尾巴,当然,重点并不是摸衣服,而是每次抚摸都是从她的腰部一路向下,并且会在茵茵的身上多停留一会。

白茵无奈的轻笑着,仔细的感受着阿桑的动作,同时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这个小混球,这家伙倒也不傻哈,也知道哪里手感好。

池桑摸了一会,便开始犯坏了,抓着那毛茸茸的东西,轻轻的在白茵脸上蹭着,白茵本就怕痒,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折磨,恨不得抬腿把池桑踹到床底下去!

随着池桑的动作,白茵的身子都快团成个球了,各种往被子里钻,试图躲避那难熬的痒感。

瞧见她钻进了被子里,池桑便也打蛇随棍上,像狗皮膏药一样也跟着钻了进去,紧紧的贴着白茵微凉的身子,心满意足的从背后抱着她。

白茵被她抱住,像是气哼哼的轻哼了一声,这一声轻哼落在池桑耳朵里,就像是引线点燃了炸.药一样,池桑立马把一切都抛于脑后,从背后紧紧的抱住白茵,爪子不安分了起来。

征求同意?要茵茵点头才行?

小孩子才听命行事,成年人要先斩后奏!!!

……

不得不说,沐欣这件礼物可是立了大功了,把一向无欲无求的池桑彻底改造成小野狼了,这一晚上翻来覆去的,可把白茵折腾的不轻,一直纠缠到天亮,才大发慈悲的让白茵安稳的睡觉。

池桑闭着眼睛稍事休息,还要紧紧抱着白茵温热的身子。

两人这一觉睡到快中午,白茵稍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像是要散了架一样,酸痛难当。

“哼……”白茵轻哼一声。

正昏睡着的池桑听见这声,霍然睁开眼睛,稍微一个晃神,扭头看向白茵,瞧见她眉头紧蹙着,睡的好像极不安稳,还以为她做恶梦了,便轻轻拍了拍她的腰身,“没事茵茵,睡吧,睡吧。”

‘嗯……哼……疼……’白茵小声哼唧着,也没有睁开眼睛。

池桑闻言一怔,“疼?哪疼?告诉我!”忙问。

而后不等她应声,便从被子里把她的手拽出来,拆开纱布看了一眼,指甲已经长出大半了,应该不会很疼了。

“茵茵?是哪不舒服吗?”池桑忙轻声询问,仔细看了看白茵的脸色,忙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烫!

池桑吓了一跳,又伸手到被窝里摸着她的身子,很烫,并且她还有点发抖!

“茵茵?”发烧了!?

池桑有点慌,“没事茵茵,只是有点发热,出点汗就好了,没事的。”轻轻拍了拍她,柔声安抚着,而后立马起身,找了件衣服披上,去衣帽间拿了一床被子来帮白茵盖上,让她发汗。

而后,池桑又去医药箱里翻找着退烧的药,她记得上次还看到了退热贴,这会正好用得上!

找到退热贴之后,池桑立马回到床边,帮茵茵额头上、手心脚心全都贴上。

“阿桑……”

“嗯?我在,我在呢。茵茵?”池桑凑到白茵脸旁,怎么叫都叫不醒她,倒是她,迷迷糊糊的,连睡觉都叫着自己的名字。

池桑侧身躺在床边,把胳膊垫在她脑袋底下,让她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

“阿桑……疼……”

“嗯?哪疼,告诉我。”听着白茵小声哼唧着,池桑忙轻声询问,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哪不舒服,告诉我?”

“哪都疼……”

池桑闻言一怔,陷入了深深的自责,都怪自己,昨天让她玩了雪,大半夜的非把她折腾出去看什么惊喜!而且明明她刚洗完澡,自己又非要让她穿那么暴露的衣服,还不让她好好休息,折腾了大半宿,铁打的人也要被自己折腾病了!

“唉……”池桑重重的叹了口气,又把白茵搂紧了些,一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帮她按摩着背部,让她放松下来。

“茵茵?我去倒杯热水给你喝好不好?”感觉到缩在自己怀里的茵茵还在发抖,池桑也有点着急了,这家伙身子都跟个小火炉一样了!

白茵摇了摇头,抱着池桑,紧着往她怀里钻,就是不撒手。

“茵茵,咱们吃点退烧药好不好?”池桑问完,耐心的等候了一会,然而怀里的家伙并没有动静,池桑见状,刚要悄悄起身……

“嗯……不吃……”白茵晃了晃头,用嘴巴呼吸着。

池桑把手放在她的鼻下,这家伙,鼻子已经完全堵住了,而且嘴巴里呼出的气息也很热,这不行啊,不能硬挺着啊!

池桑果断起身,去医药箱里拿来温度计,甩了甩,把水银柱甩到底部,而后回到床边,蹲在一旁,把手伸进被子里,摸索着把温度计放在茵茵腋下。

似乎因为温度计冰凉的触感给她带来了强烈的不适,白茵眉头立马紧皱了起来,翻了翻身子,试图躲开池桑的手。

“茵茵?”池桑轻轻拍了拍她的身子,恍然发现她还光溜溜的呢,忙四下寻摸了一下,从床头柜拿来她的贴身衣物,“茵茵,咱们先把衣服穿上好不好?穿上就不冷了。”池桑说完,等了一会,瞧着茵茵没有应声,便自顾自的帮她穿着衣服。

动作极轻的帮她把贴身衣物穿好,又帮她穿上了保暖内衣,把被子撤掉了一层,免得把她热坏了。

刚做完这些,房门就被人敲响了,池桑心里咯噔一下,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轻轻的把白茵放下,扭头往屋里看了一圈,应该没什么……池桑正想着应该没什么不能诶看见的东西吧,结果一眼就瞧见了从被子里露出一半的猫尾巴……!

这不是要了命了吗!

忙拽着猫尾巴把小睡裤捡起来,又在床边翻找了一下,连带着睡衣和头戴一并,塞进了衣帽间里去。

“小桑?茵茵?还没起吗?”

一听是白也的声音,池桑稍微放了点心,走过去打开门,“顾阿……林阿姨!?”池桑一声惊呼,被突然出现的林郁清吓了一跳,明明刚才听着是顾阿姨的声音啊!

“怎么了你,一惊一乍的。”林郁清也让她这突然一声给吓得够呛,拍了拍胸口,嗔怪的瞥瞥她。

“没有,林阿姨,您……您怎么起的这么早啊。”池桑尴尬的赔笑,不安的搓搓脖子。悄悄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不放心的看了看白茵。

瞧着她这不自然的模样,林郁清眯了眯眼睛,疑惑的打量了她一眼,随即立马扭头往屋里张望,“茵茵呢?还没起来?”

瞧着林阿姨那鹰隼般的目光,池桑当场心虚,“啊呃,嗯……她,她有点不……不太舒服,所以还在,睡……”

“不舒服?怎么了?哪不舒服?”听她这么一说,林郁清眉头紧皱了起来,直接抬腿就往屋里走。

池桑也不敢应声,跟在她身后,一边往里走,一边左右看着,确定没留下什么“罪证。”

“茵茵?”林郁清走到床边,俯身看了看闺女,低头用自己的额头去贴了贴白茵的额头,当即一皱眉,“茵茵?怎么烧成这样!?”林郁清又用手摸着白茵的额头,明显有点着急了。

“林阿姨,您先别急,我已经给她贴了退热贴了,先让她发发汗。”

“她烧了多久了?”

“应该是刚刚才开始烧的,刚才睡着觉突然就哼唧了起来。”池桑回想了一下,自己一直抱着她,她要是夜里就发热了,自己一定能察觉到。

“你还在这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叫医生啊!”林郁清不满的呵斥着。

“哎!”池桑应了一声,立马就往外跑。

林郁清骤然提高的音量把其他人也给吸引过来了,一群人进了屋,瞧见昨天还活蹦乱跳的茵茵今天就虚弱的躺在床上爬不起来,说不担心那绝对是假的。

“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发烧了呢?昨天晚上玩雪着凉了?”

“不能吧,咱们这一把老骨头了都没着凉,她年轻力壮的,身子骨这么弱吗?”

池桑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刚好听见几人的对话,脚步一顿,站在门口也不敢往里走了,妈呀,可千万别就这个话题深入探讨了……

“叫医生了吗?”林郁清一直在注意着门口,瞧见池桑回来却站在门口不进来,冲她高声询问了一句。

“啊,叫了,叫了,说马上就来,让咱们别着急。”池桑忙应了一声,进了屋,自觉的往角落一站,把各种能靠近茵茵的vip席位让给了阿姨们,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差屏住呼吸了。

“小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发烧了呢?”

“就是,我们在外面吹了半宿冷风都没事,茵茵的体质这么差吗?”

池桑抿抿唇,这她哪敢说话啊,不自觉的露出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低着头搓着脖子。

林郁清瞧见她这副样子,眯了眯眼睛,又扭头看了看面色红润的白茵,当即意识到这里面有猫腻,抬步走到池桑面前,直视着她。

池桑抬头看了她一眼,刚一触碰到她的目光,便低下了头,这一低头,池桑自己心里便是咯噔一下,完了……肯定要露馅……

“你干什么好事了?”林郁清声音低沉,音量很小,估计也就只有池桑能听见了,想来还是给她留着面子呢。

池桑偷偷看了她一眼,“没……没有干什么……就是……她昨天洗完澡之后,没有穿衣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不是没有穿衣服,是……是穿的稍微有点……有点少,可能吹着风,就受寒了。”

池桑硬着头皮解释了一下,压根不敢抬头看过去,不用想都知道,林阿姨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怕是都要吃人了!

林郁清一听,脸都黑了,多半也能猜出她这话是真假掺半,极力想掩饰的,就是真的了!一想到这,林郁清简直气的牙根儿都是痒痒的!

其他几人多少也听到了点,当即也恍然了。

“嗨,我说你们小年轻,精力旺盛也往正道上用用啊,这……唉……”苏豫一边说着一边偷笑,老脸都红了,这话她也是没法再说下去了。

其他人也纷纷无奈的轻笑着,毕竟这一群人,或多或少的也都经历过这种事,知道那情绪来了是控制不住的,何况两人这是年轻气盛,这事再正常不过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池桑偷偷看了一眼众人的脸色,发现大家竟然完全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只是在偷笑着,这可让她松了一口气,然而这一口气还不等喘匀乎呢,周身莫名一阵寒意,没由来的抖了个激灵,也不知道打来吹来了一股凉风……

池桑心头一凛,偷偷看了林郁清一眼,还没等看清她的表情,就瞧见眼前伸过来一只手,直接抓住了自己的耳朵。

“诶哟林阿姨!”池桑一声哀嚎,饶是她那么抗揍的身子,让林郁清这一下也是拽的不轻。

“把你的嘴给我闭严实了!”林郁清恨声道,简直怒不可遏!完全是拎着池桑的耳朵把她拽出房间的!

“啧啧啧,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来吧,让我们一起为勇士默哀。”

“向勇士致敬!”

“行了你们,茵茵正难受着呢,你们还在这耍贫嘴。”江泊烟不满的呵斥着几人。

几人闻言,默契的低下了头,为勇士默哀着。

※※※※※※※※※※※※※※※※※※※※

沐欣:有没有人夸夸我?送了个这么棒的礼物!

已经快要被改的面目全非了……

喜欢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请大家收藏:(www.kelewx.com)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可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全文阅读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txt下载 - 夭与折的全部小说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可乐文学

猜你喜欢: 甜牙齿水晶翡翠白玉汤失守某某我的物理系男友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重生八零撩人军婚当军嫂的那些事儿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天庭出版集团城池营垒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你别逼我啊我,快穿,大佬!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重生女学霸暗欲[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重生之辣媳当家婚约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重来的传奇幸福生活重生之这次我宠你
完本推荐: 步步错全文阅读掌握本源全文阅读异世医仙全文阅读孺子帝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末世掌上七星全文阅读六道仙尊全文阅读我的合租情人全文阅读穿去史前搞基建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大药天香全文阅读逍遥派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道藏美利坚全文阅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全文阅读阴阳网店全文阅读百媚生全文阅读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作者和反派绝逼是真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偏执太子白月光带球跑了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白莲花失忆后等一颗糖[校园]快穿之养老攻略网王:最强老师末日拼图游戏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恐怖轮回:百倍奖励满级大佬掉马日常答应升职记(清穿)仵作娇娘第一眼心动异世界开发手册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灾难日记[无限]餮仙传人在都市桃花痣甜入心扉海贼之苟到大将那就跟我回家后宫之路巅峰狂婿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俯首称臣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渡佛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txt下载手机版 - 夭与折的全部小说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可乐文学移动版 - 可乐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