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可乐文学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 被抓了个正着

下午的时候, 瞧见茵茵状态挺好, 白也便带着她去花园里遛弯, 一路上茵茵喋喋不休的讲着她的阿桑有多么多么好, 多么多么英勇, 简直是她的大英雄云云, 俨然把池桑夸上了天。

白也已经见识过她炫妻的本事了,简直自愧不如。

“打住, 现在开始,我不想再从你嘴巴里听到‘阿桑’这两个字!”末了, 白也受不了了。

“诶,为什么?”你们都在我面前秀了二十多年了!还不让人家也展示一下吗?

“你说说你,回家之后,也没问问妈妈最近过的好不好,也没问问你夏阿姨怎么样, 除了你的阿桑, 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是不是?”

“呃……没有啊,不是, 呃嗯……妈妈你们最近过的怎么样?我刚才瞧见夏阿姨精神很好, 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白也瞥了她一眼, 这可真是一点都不敷衍!

“我算是看出来了, 你就是个小没良心的,有你的阿桑就够了!”

“没有~妈妈~~”

“去, 别碰我。”

“妈~”

俩人正走着, 白也突然脚步一顿, 看向路旁的花,仔细一瞧,忙又蹲下身子查看着,

“怎么了?”茵茵也看了看,一怔,妈呀,真的有几株被人踩坏了!不会还真是阿桑干的吧?

正疑惑着,瞧见妈妈突然回过头来看着自己,那眼神,俨然就是要找自己算账了。

“呃不是,妈妈,这个……阿桑……呃不,她,她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大路吧对不对?”白茵忙解释着。

“我不管,让她赔给我。”

“好好好,赔赔赔,一定赔!”白茵哭笑不得,也是拿妈妈没辙了。

母女俩又闲逛了一会,瞧着太阳落下去了,天有点凉了,白也便领着闺女回屋了。

“回来啦?小哭包晚上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夏小梓正要去厨房准备晚餐呢,瞧见俩人回来了,笑吟吟道。

“阿姨,我没什么想吃的,您别管我了。”白茵笑着应完,余光瞟见妈妈疑惑的看着自己。

“这都一天没吃饭了,还不饿?”

“我……啊,还好,不是很饿。”

“那也得吃点!”白也面色不愉,不吃饭怎么行,正是要好好调养身体的时候呢。

“妈~”

“撒娇也没用,怎么能不吃饭呢!”

白茵抿抿唇,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从妈妈那要回了自己的手机,便回房间休息了。

白也随后也进了厨房,毕竟是给闺女做饭,怎么也得做点好吃的,好好慰劳一下这个病号吧。

卧室里,白茵把手机充上电,等着手机开机的间隙,走到窗边,一手托着腮,看着窗外的风景。

……

木屋是坐落在花海中央的,所以从各个方向看过去,周围都是一片盛开的兰花,景色非常好,让人一看之下,心情都平静了。

白茵正看着风景,突然一皱眉,瞧见前面花园里蹲着一个花匠,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在打理花苗,然而那背影怎么看怎么眼熟。

白茵怔了一下,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果断转身去书桌旁翻找出自己的望远镜,这可不是为了偷窥用的了,这是专门用来看风景的~

白茵从望远镜里看过去,差点没惊掉下巴,她还真没看错,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阿桑!

只是……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溜进家里还当花匠的?自己家就这么好溜进来吗??

哦,难怪刚才会看见被踩坏的花,这家伙对家里的路不是很熟悉,八成还真是她干的。

白茵哭笑不得,连连叹气,这个家伙……

自己在医院,她就去当保安,自己回家了,她就去当花匠……还有什么职业是她干不了的呢?

白茵皱眉想了想,末了,摇摇头,算了,还是不难为自己了,估计扫厕所这种活她都能去干的。

……

再说池桑,蹲在地上认认真真的拔着草,偶尔偷偷扭头往白茵的房间看一眼。

然而这一回头,刚好瞧见白茵拿着个望远镜,还冲自己招了招手,池桑抿抿嘴,哎呀,被发现了。

说起来她能溜进来当花匠这个事,还真是多亏了那个张医生,是张婷帮她跟花园的管理员打了个招呼,说这是她推荐来当花匠的人,没什么经验,来打打工,学点经验,工资什么的全都不要,以学习为主。

管理员一听就乐了,又听说已经征得了林郁清的同意,就更没有意见了,二话不说就把池桑留下了,非常高效的给了她一套花匠的衣服,换上衣服之后,池桑这一颗心才算落在了肚子里,穿的跟其他花匠一样,就没有那么惹眼了,而且靠着这身行头,还可以随意在园子里闲逛,也不会被人发现。

好好的谢过张婷之后,池桑便开始像模像样的学习着怎么做一个好的花匠。

通过跟其他花匠的交谈,得知茵茵她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兰花,池桑便想着学学怎么打理,投其所好,事半功倍嘛。

池桑正埋头除草,电话突然响了,摘掉手套拿起来看了一眼,是茵茵打来的,立马回头又瞟了一眼窗口。

“喂,你不好好休息,在窗口站着干什么?”

“小花匠~,你干什么呢?”

“除草啊。”

“你会弄吗?可别把花铲坏了啊。”

“大概……会吧,刚才花匠大婶教过我。”

“你怎么溜进来的?她们怎么会轻易的招一个陌生人进来当花匠啊?”白茵格外的好奇。

池桑还故作神秘不想说,架不住茵茵软磨硬泡,立马就和盘托出了。

“哟,给你厉害的,还知道找帮手了?”白茵哭笑不得,想着刚才张阿姨在的时候,自己可没少酸她,她还这么帮自己,真要好好感谢感谢她了。

“诶,晚上等我妈妈睡觉之后,你溜进来呗~”

“不行。”

“为什么?”池桑的回答显然出乎白茵的意料。

“我现在是个小花匠啊,怎么能随随便便进主人的房间呢,还溜进主人的卧室,让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啊?”

白茵闻言噗嗤一笑,这家伙,竟然还学会开玩笑了!

“那你的主人命令你晚上上来,你听不听呢?”白茵说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自己好像又在诱拐良家小姑凉了……??

“这我得好好考虑考虑了,毕竟关系到我的职业生涯,要是因此丢了饭碗可划不来了。”

“啧,还学会顶嘴了?”

“哪有。”

“扭过头来看着我。”

“嗯?”池桑闻言,乖乖扭头看向二楼的窗户,瞧着白茵冲自己招了招手,而后!就把窗户给关上!并且把窗户的锁给锁上了!

!!

“诶!?”

“好好做你的花匠吧!”

“诶茵茵!喂!?”池桑愣住,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这家伙竟然把电话给挂断了……

池桑冲着窗口招了招手,结果下一秒,窗帘也被拉上了……

池桑哭笑不得,我做错什么了吗?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惹她生气了呢?好无辜,好委屈,我只是个新来的小花匠呀!

……

再说白茵,哪里有半分生气的模样?还在那哼着小曲儿呢!

刚坐回到床边,电话又响了,拿起来瞧了一眼,嗯,某个不安分的小花匠。

“喂?上班时间可以给别人打电话吗?你这可是明目张胆的在偷懒啊,小花匠。”

“……你把窗户锁打开,要不晚上我怎么上去?”

“你不是不来吗?”

“逗你玩呢~”

“噢哟,可是我当真了怎么办?”

池桑哭笑不得,还有她这样的吗!

“好茵茵,我错了。”

“嗯哼?竟然还敢直呼我的姓名?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吧?”

池桑张了张嘴,吭哧吭哧的,怪委屈的,“那……那我叫你什么?”

“你说呢?”

“……”池桑心中一动,隐隐知道她想听什么,但是真的要叫出来,也太……难为情了吧……??

“没事我就挂了啊,困了,睡觉去。”

“哎别别别。”池桑忙出声。

“嗯哼。”

“呃……噗……”池桑突然笑场。

白茵听见她笑,也不禁莞尔,然而该唬还是得唬的,抬手就把电话给挂了!

不多时,电话又响了,白茵看了一眼,点了接听键,也没说话,等着对面先开口。

“咳……”池桑轻咳了一声,“茵茵?”

“挂了。”

“诶别别别,嗯……主……嗯,主人……”池桑声音很轻,犹犹豫豫的,非常不好意思说出口。

“啊?什么?没听见。”白茵一本正经道。

“……”池桑一阵沉默。

“嗯?再说一遍。”

“……主、主人!晚上记得把窗户锁打开。”

“啊,看心情。”

“我!我不是都叫你主人了吗!我……”

“哎,干什么呢,不许偷懒!”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斥责声,白茵仔细一听,忙屏住呼吸,还不自觉的捂住了嘴,差点被吓着。

“啊好,我这就去忙……”池桑回应了一句,随即等了一会,似乎等那人走远了些。

白茵也跟着她一起紧张,结果没一会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有什么好紧张的呢……然后就不厚道的笑了。

“你还笑。”

“行了,小花匠,快去忙你的吧。”

“嗯。”

挂掉电话,白茵又偷偷跑到窗边,往外看了一眼,目光一路追随着池桑的身影,直到看不见她了,才作罢。

……

餐桌上,看着桌上一道道精美的菜色,白茵头都大了,看到妈妈这么用心,心里多了一丝愧疚。

众人上了桌,白也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放在正中间,揭开盖子之前,还神秘兮兮的看了白茵一眼,随着盖子被揭开,热气蒸腾而起,香味扑鼻而来。

“是鱼汤哦,你妈妈的拿手好菜,她从十九岁就开始学着做鱼,第一次就是做给你老妈吃的,那是她第一次杀鱼,不会,闭着眼睛一刀砍下去鱼没死,满地扑腾,我俩回家的时候瞧见厨房到处都是血,吓得半死,后来才知道是她在做鱼。”夏小梓忍不住揭了揭白也的老底,

“啧,小姨您就不能说我点好?”

“我说了呀,我不是说着鱼汤是你的拿手好菜了吗?”

白也撇撇嘴,无奈的瞟了她一眼,先帮她的林阿姨盛了一碗,而后又给茵茵盛了一碗,刚递到茵茵面前,动作一顿,瞧见闺女一直捂着嘴巴,紧皱着眉头,像是在抵触着什么,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色,这些都是她平常爱吃的呀。

“怎么了茵茵?不舒服吗?”

“没有妈,我……还好。”白茵咽了一口口水,双手接过碗,放在自己面前,眉头都快皱成川字了。

“怎么了?”坐在她旁边的林郁清也觉得闺女有点不对劲,平常看到这么丰盛的菜肴,早就偷偷摸摸的上手了,今天竟然还学乖了?

“没有啊,太、太香了,舍不得吃。”白茵轻笑了笑,一抬头,几人都在看着自己,默默的深吸一口气,用勺子稍微搅拌了一下。

“你们吃啊,看着我干什么?”瞧着几人还在不约而同的看着自己,白茵心里都发虚,忙道。

“嗯,吃吧。”林郁清冲几人说着,而后率先动了筷子,她不动筷子,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动。

白茵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舀起一勺汤水,试着往唇边松了松,胃里就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样,莫名其妙的闹腾着。

白茵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忙轻咳了一声,用手掩住嘴,假装被口水呛到了。

“慢点,你这还没喝呢,急什么。”林郁清忙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嗯,没事。”白茵又舀了一勺,皱着眉头盯着那勺汤看,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加油打气。

我可以,我能行,我一定可以克服的,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好怕的了!

几人不自觉的放下手中的筷子,齐齐扭头看着她。

“呼……”白茵又出了一口气,把勺子递到唇边,撅了撅嘴唇,稍微沾了沾汤汁,又吹了吹,等稍微凉了些,深吸一口气,猛的一仰头,一勺子汤直接送入了口中。

“咳、咳咳咳……”

这下是真呛着了,俯下身轻咳着,一勺汤洒了大半,光顾着咳嗽,倒也没有呕吐。

“你这是怎么回事,喝口汤怎么跟喝毒.药似的?”林郁清一边数落着,一边帮她拍着后背。

白也把地上擦了擦,蹲下身子看着白茵,“茵茵,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跟妈妈说。”这下算是看出闺女有点不对劲了,再一回想她今天一天都不想吃饭的样子,太不对劲了。

白茵怔了一下,愣愣的看着妈妈。

“怎么了茵茵?”瞧见闺女突然像是被点穴了一样一动不动,还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白也有点慌。

“我……”白茵张了张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要是没感觉错的话,她刚才好像……好像喝下去了一口汤?

那温热的汤汁从喉咙缓缓流下,暖意瞬间遍布全身,没有血腥味,没有冰凉又黏腻到无法下咽,让人作呕的感觉!

“茵茵?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

“没事,我……我再喝一口!”

白茵说着,又舀了一勺,只舀了汤汁,送到嘴边,又用嘴唇沾了沾,舔了舔嘴唇上的汤汁,仔细品了品,味道鲜美,一如既往的好喝!

往嘴里送了小半勺,汤汁流于舌尖,与口水一起吞咽了下去,非常自然的就咽下去了!

白茵都惊呆了,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难道是因为妈妈做的饭太好吃了?

想着,又喝了一勺汤。

“茵茵?”白也一直在旁边关切的看着她。

白茵闻言,也扭头看向她,母女俩对视了半天,白茵张了张嘴,“好喝!”

白也闻言一怔,随即轻笑一声,都快让她给吓死了,“你啊,行了,好喝就多喝点。”

“嗯!”白茵忙点了点头,一脸惊喜的喝着汤。

“别只喝汤,吃点菜。”林郁清随手夹了一块肉,白茵闻言,试着往嘴里送了一口,然而刚一咀嚼,就不行了,又开始反胃了,忙把那块肉吐了出来,又去浴室漱了漱口。

“怎么了?”

“妈,我最近有点……吃不下肉,我喝点汤就行了,汤好喝。”白茵笑了笑,能喝汤已经让她很开心了,咬肉的时候,那种咀嚼感还是会让她不自觉的想起那件事。

“行吧,多喝点汤也行,汤有营养。”白也忙说了一句,又帮她盛了点汤,“多喝点。”

“嗯!”

这顿晚饭对白茵来说吃的一点也不轻松,总得小心提防着老妈那打量的眼神,但又让她十分欣喜,因为她竟然能喝下东西了!

对于这个小进步,她心里是高兴的,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池桑分享,让她宽心,她知道阿桑也很这个!

晚饭结束后,夏小梓又准备了点水果,还不等端上桌呢,白茵就以要回去休息为由,率先溜回了卧室,刚一进屋,便把门关上,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往外看了看。

花园的小路上有路灯,晚上也能照的亮亮堂堂的,不过这会是休息的时间,花园里没有人在忙碌了。白茵在窗边站了一会,琢磨着阿桑应该是跟大家一起去吃饭了吧,心里突然有点酸酸的,她明明应该跟自己一起品尝妈妈的手艺,这会却又不知道跑哪去了,也不知道她们吃的是什么,好不好吃,她吃不吃的惯?

正想着呢,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白茵下意识的认为是池桑打过来的,拿起电话一瞧,还真是!

“喂?”

“你是在找我吗?”

“诶?”白茵一怔,又跑回窗边,正寻摸着呢,瞧见一个路灯下缓缓走出来一个人影,还在冲着自己这边招手,当即抿嘴一笑。

“你没有去吃饭吗?”

“吃完了。”

“吃了什么?”白茵又问。

对面池桑似乎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

“三菜一汤,一荤两素,你们家厨师手艺很好。”

“嗯……”池桑似乎犹豫着。

“怎么了?”白茵问。

“你呢?吃了吗?”

“吃了!”白茵立马应声,就等着她问呢。

“诶??”池桑明显惊讶了一下。

白茵听见她这声,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夸我。”还没等说话呢,先讨要表扬了。

“真棒!”池桑听说她吃饭了,高兴的不能自已,但一说要夸她,又有点词穷了,半天才憋出俩字。

‘哼。’

“吃了什么?吃饱了吗?还……还会难受吗?”池桑忙追问着。

“妈妈做的鱼汤,只喝了汤,还是不太能吃东西。”

“这样……没事,能喝汤也好!汤最有营养了,很能补充体力的,这样就不用再输营养液了。”池桑舒了一口气,非常的欣慰。

白茵听着,也忍不住笑着。

“今天工作辛苦吗?”

“还好,只是帮忙除除杂草,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工作,说实话,有点无聊。”

白茵抿嘴偷笑,不无聊才怪了,那些花匠都是上了岁数的阿姨大婶,哪有她这年纪轻起的去当花匠给花除草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上去啊?”

“晚一点,等我隔壁的隔壁那个房间的灯黑掉之后再上来。”

“好吧,那我……先去巡个逻。”

白茵噗嗤一笑,这家伙是不是当保安当上瘾了啊!

“诶,我刚才瞧见有个长得挺漂亮的女人进了你们屋里,就没再出来,是谁啊,你亲戚吗?”

“没再出去的女人?”白茵想了一下,恍然,“哦,你说的是夏……姨奶吧!”

“??什么??一个女人,不是老女人!”

白茵捂嘴偷笑了一下,“对啊,是女人啊,她是我妈妈的小姨,按辈分来讲的话,我就要叫她姨奶奶啊。”

对面池桑明显沉默了一下,似乎被这个辈分给搞蒙了。

“等有机会见着了,我再给你好好介绍一下。”

“哦,那我应该叫她什么?”池桑大脑似乎有点短路。

“当然是跟着我一样,叫她姨奶奶啊。”

“……”

白茵说完就偷笑,阿桑这么实在,一定会信以为真的,到时候她瞧见夏阿姨,要是真的叫了姨奶奶,那夏阿姨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了!!

其实按照辈分来讲,白茵确实应该叫夏小梓一声姨奶奶,毕竟她是白也的小姨,但架不住林郁清在中间横插了一脚,跟白也结婚之后,强行抬高了白也的辈分,白也习惯性的没有改口,还是叫夏小梓小姨,但是到了白茵这,就只叫她阿姨了。

“不叫不行么,人家看着挺年轻的,张嘴就叫奶奶……也太别扭了吧?”

“不行,我们做晚辈的当然要有礼貌,这是最起码的!”白茵毫不留情的在给池桑挖坑。

“哦。”池桑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为难,并且似乎完全没有听出白茵在偷笑,还真把她说的话当真了。

“你妈妈一般几点睡觉啊?”池桑又问,看这架势,像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了。

“得一会呢,刚吃完饭,她们还得……哦我忘了!你快快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她们一会还要出去遛弯呢!”白茵恍然想起老妈有吃完饭要出去遛弯的习惯,忙提醒池桑注意隐蔽!

“诶?”池桑疑惑了一下,“我看到了,她们出来了。”池桑刚走到正门,瞧见两人手挽着手从里面出来,立马一矮身子,躲到花丛的阴影中去了。

“没被发现吧?”

“没有。”

“你不是在休息吗,在那站着干什么呢?”楼下传来老妈的声音,白茵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快躲好,别被她看见。”

“嗯……她好像在跟你说话。”池桑都替她着急。

“诶?”

“啊。”白茵忙把窗户打开一个小缝,冲林郁清招了招手。

“干什么呢?”

“啊,看你们呢~”

“要不要下来走走,这的空气比市里的好多了。”林郁清冲她招了招手。

“不去了,我准备睡了,有点困了。”

“嗯。”林郁清又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去休息吧。

白茵应了一声,关上窗户,又把窗帘拉上,而后躲在一旁,怕自己的影子映到窗帘上。

“我老妈走了吗?”问向电话里的池桑。

“走了,但是你那个位置太显眼了,一抬头就看见了。要不你乖乖去床上休息吧,一会等她们睡了,我就偷偷上去陪你,不用刻意等我。”

“呸,谁等你啊,我这就把窗户锁上,拜拜了您呐~”

“诶……”

不等池桑说话,白茵就把电话挂断了,转身回到床边,换上睡衣,又去浴室漱了漱口,用湿毛巾擦了擦脸,这才上了床,关了灯,准备睡觉。

白茵躺在床右侧的位置,把左侧留给池桑,又细心的帮池桑找了一套睡衣放在枕头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便挪到左边帮池桑暖着被窝。

也不知在床上躺了多久,白茵迷迷糊糊的有了些睡意,朦胧之际,听到窗口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当即挑了挑眼皮,扭头看去。

窗户被人打开,阿桑身手矫健的跳了进来,轻轻的落了地,又把窗户关好。

白茵坐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吵到你了?还是特意在等我?”池桑柔和的声音响在耳畔,白茵听见了,心里十分满足。

“臭美。”白茵哼唧一声,瞧见池桑走向自己,立马抬手指着窗口,让她退回去。

“一身的土,换上睡衣再过来。”拿起睡衣扔向她。

池桑低头看了一眼,还好吧……

不过还是听话的换上睡衣,而后又走到浴室,稍微洗了个把脸,清理了一下自己。

白茵也没敢开灯,就只能用手机照着亮,看着池桑清理干净上了床,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先别关,我有东西送给你。”池桑坐在床上,被茵茵拽进了被窝。

“嗯?什么?”

池桑扬了扬嘴角,拽起白茵的左手,摊开手心,手里变戏法似的多了一个指环,随即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的看着她,“听你说能吃下去东西了,我真的很开心,我知道你很辛苦,谢谢你的努力。”

白茵抿抿唇,听着池桑的话语,心里有点小感动,用手机照了照,仔细看了看,突然脸色一变,“你把我妈妈的花摘了编指环!?”

“……”池桑面色一僵,这家伙是不是搞错重点了?重点难道不应该是自己亲手为她编了一个指环,很有心意吗?

“就,揪了几朵,应该看不出来,那么大一片呢。”池桑挠挠头,都被白茵给整懵了。

“还说呢,我妈妈对花特别敏感,你今天是不是从小路上走了?你踩断了她两根花叶你知道吗!”

“啊?有、有吗?”

“她还吵着要让你赔呢,你又把她的花给揪了!”白茵一边数落着,可收礼物却毫不手软,拿起花环左右看看,喜欢的不得了,把左手举给池桑,“帮我戴上。”

池桑哭笑不得,说好的摘了你妈妈的花后果很严重呢?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啊!

池桑无奈的摇摇头,拿着花环,郑重其事的帮她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又低头轻轻的亲吻了一下,随即抬头,满眼期待的看着她。

白茵抿嘴笑笑,“嗯,小花匠今天表现不错,主人很满意。”

池桑面色一僵,这个称呼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尤其是当面说的时候……emmm,更奇怪了!

“那可以睡觉了吗?”

“嗯,准了~”

两人平躺在床上,池桑把胳膊垫在白茵脑袋底下,轻轻抚着她的肩头。

“你妈妈早上几点起床?”

“一般五六点钟,天刚亮就会醒了,她们现在是老年人的作息,早睡早起,早上起来还要去花园里跑步锻炼呢。你也不用起太早,等她们锻炼回来再走就行,早上她们一般是不会来打扰我的,知道我在家的时候爱睡懒觉。”

“嗯,好。”池桑点点头。

“嗯……”

“嗯?”听见池桑欲言又止,白茵好奇的扭头看过去。

“你老妈现在不待见我,我……我该怎么做能讨她欢心?”

白茵闻言,秀气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暗叹口气。

“现在,你最好先别出现,我已经摆脱妈妈帮忙做她的思想工作了,等做通了你再来,否则她只会越看你越不顺眼。”

池桑闻言,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搂着白茵的手臂不自觉的紧了紧,说不担心真是骗人的。

“茵茵,你老妈要是……不接受我怎么办?”

白茵听了,也是满面愁容,随即眼珠微微转了转,又扭头看看池桑,抬手抚了抚她的眉头,“那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过一辈子呗?”

池桑噗嗤一声轻笑,看了看白茵,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尖,你别说,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其实也挺好,惊险又刺激!

“好啦,逗你的,你能接受,我还接受不了呢,我的阿桑这么好,凭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来见人?”

池桑闻言心里一暖,“也就你觉得我好吧。”

“怎么?我觉得还不够吗?你还想让谁觉得啊?”白茵这说着说着就上手了,拎着池桑的耳朵,佯装气鼓鼓的质问着。

“够了够了~”

池桑晃了晃脑袋,攥着她的手轻轻亲了一口,“好了,这只手别乱动了,闭上眼睛乖乖睡觉了。”

“嗯~”白茵侧着身子,稍微弓了弓,把脸埋在池桑怀里,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

池桑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抱着白茵,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她还记得昨天晚上,眼睁睁的看着白茵乘坐的汽车离去的时候,心里那种急切,那强烈的不安和恐慌填满了内心,就像是沙漠中的旅人好不容易看见一处绿洲,可那绿洲却离她越来远,一点一点的断掉了她生的希望。

池桑目不转睛的看着白茵,低了低头,嘴唇在她的额角蹭了蹭,轻轻的亲吻着她,

池桑总觉得跟茵茵在一起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这不,只是稍微眯了一下,一睁眼,天都蒙蒙亮了!

看了一眼白茵,睡的正香呢,池桑也不敢乱动,生怕碰醒了她,闭上眼睛,又抱了一会,池桑突然耳朵一动,猛地睁开眼睛,外面似乎有动静,这个时间,没准是茵茵的妈妈起床了。

池桑有点慌,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侧着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池桑明显不安,看了一眼怀里的白茵,又仔细听了听,那脚步声停在门口,紧接着,门把手似乎被人压了压。

池桑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但下一秒,又松了一口气,门把手并没有被压动,应该是茵茵从里面反锁住了。

外面的人似乎因为没能压动把手,便放弃了开门的举动,又离开了。

“呼……”池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回了回神,才发现后背都出汗了!

池桑小心翼翼的抽回手,帮茵茵掖好被角,而后起身,换回自己的衣服,把睡衣叠好放起来,时刻准备着开溜,只要她妈妈一有破门而入的举动,她就能立马从窗口跳出去!

“嗯……?”似乎是因为池桑离开了有点不习惯,白茵挑了挑眼皮,睁了睁眼睛,“怎么了……”

“没事,你睡吧,你妈妈醒了,我一会准备溜出去了,免得被她们看见。”

“嗯……这么早吗……”白茵伸了个懒腰,明显还没睡醒,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刚撑起身子,脑袋一沉,翻了个身就又趴下了。

池桑瞧着她这睡眼惺忪的模样,哭笑不得,又走过去,蹲在床边轻轻拍着她,她可是牢记着自己身上都是土,不能上床!

“睡吧,别管我了,等她们出门,我就走了。”池桑轻声道。

“嗯……”白茵完全没有睡醒,估计都没听着她在说什么,哼哼唧唧的就又睡过去了。

池桑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听见外面有动静,忙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侧着耳朵贴着门板往听了听,听见了两人说这话,声音越来越远,而后又听见了开关大门的轻微声响。

估摸着两人应该是出门了,池桑又回到床边看了看白茵,这家伙睡的可真熟啊!

没有再吵她,转身走到窗户边,小心翼翼的掀开窗帘一角往外看了看,仔细找了一圈,没瞧见两人,估摸着应该是绕到木屋后面去了,正是个溜走的好机会。

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自己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池桑推开窗户,钻了出去,站在窗边凸起的小平台上,侧了侧身子,反手把窗户关上,而后蹲下身子,扶着平台的边缘,纵身就是一跃。

“啊——”

随着池桑落地,一声尖叫声传来。

池桑跳下来的瞬间就懵了,甚至有一瞬间想倒个带,飞回去该有多好?

平稳落地之后,半蹲着身子,动也不敢动,讷讷的看着眼前站在平台底下的两个人……

白也是被眼前突然掉下来的人吓坏了,甚至以为有人坠楼了!都叫破音了!吓得直接趴在林郁清怀里,捂着脸,什么都不敢看!

林郁清还算淡定,一手护着爱妻,侧了侧身子,把她挡在自己身后,只是闭了闭眼睛,但心口砰砰直跳,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别提多慌了。

不多时,林郁清一皱眉,那个人影好像有点眼熟?这么一想,忙睁开眼睛,瞧见是池桑,眉头一挑,又缓缓抬头,看向头顶的平台,立马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了,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池桑毫不夸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甚至都能听到“咕咚”一声……

“阿……”

“阿……姨……好……”

“怎么了?出什么……”白茵被那惊呼声吵醒了,坐起身子之后一脸茫然,随即意识到刚才似乎感觉到阿桑走了,紧接着便听到了尖叫声!!吓得她急忙跑到窗口,推开窗户,探出半个身子往外张望着。

然而当她看到楼下的场面时,话音一顿,默默的咽了口口水,像无事发生一样默默的把窗户给关上了。

“林白茵!”林郁清一声怒斥。

“你还敢藏人了!?”并且怒不可遏!

呜呜,妈妈,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啊QAQ!!!

※※※※※※※※※※※※※※※※※※※※

白茵:QAQ,妈妈好凶,我不是你的小可爱了吗?

池桑:阿姨好……

你的阿姨可能不太好……

——————————

我今天日了两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夸我!

喜欢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请大家收藏:(www.kelewx.com)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可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全文阅读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txt下载 - 夭与折的全部小说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可乐文学

猜你喜欢: 福运甜妻有空间锦绣重生:早安傅太太他从火光中走来我的物理系男友穿成八零异能女黑白谋书中自有颜如玉重生女学霸星辉落进风沙里军嫂重生记放肆[娱乐圈]大国医男友总会变成恐怖片BOSS[快穿]金牌助理穿书操作实例我在年代文里暴富这个绿茶我不当了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暗欲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某某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带着城市穿七零时尚先生
完本推荐: 阿莞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失守全文阅读富甲天下全文阅读血色狂兵全文阅读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全文阅读深爱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全文阅读龙神至尊全文阅读仙武大帝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武极宗师全文阅读清悠路全文阅读混血八旗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神级兵王全文阅读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红杏泄春光全文阅读孺子帝全文阅读小道士笔记全文阅读郑王天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穿成了贵族以后垂钓之神黑莲花女配重生了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我在开封府坐牢失忆后我火了被仙道大佬抛弃后我什么都能演[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红楼之黛玉后妈不好当战神殿异世界最强人质帝少的重生狂妻强化医生那就跟我回家战神殿(生而为王)乱晋我为王哄她撒娇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桃花痣被渣后我重生了网王:最强老师重生之财气冲天家有田妻过美日子霸天武魂我有演戏专用人格和豪门总裁隐婚后万古第一武神男人三十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txt下载手机版 - 夭与折的全部小说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可乐文学移动版 - 可乐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