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可乐文学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 金屋藏娇(已替换)

金屋藏娇(已替换)

白茵是被柔和的阳光晒醒的, 阳光洒在脸上, 温暖又舒服,抬手伸了个懒腰, 还怔了一下,身上好像有了些力气,比之前可是好多了。还不等睁开眼睛, 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兰花的清香味。

白茵稍有些疑惑, 缓缓睁开了眼睛,然而当场就愣住了。

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自己不是在医院吗!?这是……

“醒了?”温柔又带着哭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白茵扭头看过去, 竟然是妈妈!

“妈……妈?”白茵揉了揉眼睛, 还有点不敢相信,“您怎么会在这?不对, 我这是在……”

“在外面待野了是不是?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了。”又是一声从身后传来, 白茵回头看去,是老妈, 凶巴巴的,板着脸凶自己, 然而她的眼睛也是红彤彤的,显然哭过。

“不是……”白茵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想不通怎么睡了一觉就跑到家里来了?

“妈妈, 你别哭, 我没事。”瞧见白也在偷偷抹眼泪, 白茵忙抬手想要握住她。

白也托着她的手心,又轻轻放回到床上,完全不敢动,看着她手指上缠着的绷带,心里就跟针扎一样,疼的几乎要窒息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说,你是不是想急死我?”林郁清继续责怪着。

白茵抿抿唇,回过头眼巴巴的看着她,“妈,我都这样了,你还凶我。”

林郁清哽住,闭上了嘴巴,不再数落她了。

白茵又伸了个懒腰,一脸满足的笑着,“嗯……回家真好,还是家里的床舒服。”说着,翻了翻身子,蹭到白也身边,要妈妈抱。

“你小心点,别碰到伤口。”白也哪敢抱她,生怕自己一碰到她就碰疼了她。

“没事妈妈,不怎么疼了,您别惦记。”

白也暗叹一口气,这孩子从小最怕疼了,一点痛感都受不了,这次……是怎么挺过来的啊……

“妈?诶妈别哭别哭啊!”看见白也眼眶里又蕴满了泪水,白茵忙出声。

“嗯。”白也抬手抵住鼻子,制止着那上涌的酸涩,“好,不哭。”

“诶,阿桑呢?”白茵左右瞧了瞧,没有瞧见池桑。

“她……”白也欲言又止,看了看林郁清。

“怎么了?”白茵一皱眉,心里咯噔一下,直觉感觉不太好。

“阿桑呢?”

“我没让她跟来。”林郁清板着脸道。

“为什么?”

“我之前跟你说过,你们交往期间,如果她没有通过我的考核,我就要做个棒打鸳鸯的大恶人了。”

白茵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明显有些着急,坐起身子的时候又因为起的太猛,头晕眼花的,差点又栽倒。

“茵茵!”白也忙扶住她,一脸恐慌,“茵茵?没事吧?别吓妈妈!”

白茵揉着额头,摇了摇头,“妈,阿桑她……她对我很好啊,事事都以我为先,帮我放在第一位,我……”看着林郁清,试图与她据理力争。

“对你很好?那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来的?还有昨天晚上,你在梦里一直在叫她的名字,她人呢?她根本没有陪在你身边,她这是把你放在第一位吗?”

“她……”白茵怔了一下,她梦里叫阿桑的事她自己都不知道!

“妈……”白茵刚要开口,又是一皱眉,“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小心翼翼的询问。

白也紧抿着嘴唇点了点头,在林阿姨的盛怒之下,盛云秋把一切都说了,包括茵茵被人绑架,被虐待,受了什么伤,她只记得听到这些事的时候自己当场就吓晕了,后面具体的内容她就不太清楚了。

“妈,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瞒着了,这次出事,多亏了阿桑,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别胡说!”林郁清不满的嗔怪了一句。

“妈,我真的没有胡说,阿桑她……”

“好了!不要再提她了,你现在先好好养好身体,那些事等你好起来了再说。”

“妈!”

“茵茵乖,先别惹她生气了。”白也贴在闺女的耳边,小声嘱咐了一句,林阿姨这几天也是跟着提心吊胆的,再受不起任何惊吓和刺激了。

白茵轻咬唇瓣,默默的低下了头。

“乖,你先躺一会,一会医生就到了,让她帮你好好检查一下,妈妈先去给你做点吃的好不好?想吃什么?”白也柔声询问,轻轻抚着闺女的肩膀安慰着她,知道她有一肚子的委屈,知道她对池桑是真心实意的,知道她很依赖池桑,但眼下,也只能先顺着林阿姨的意思来。

白茵闻言摇了摇头,“妈,我不想吃东西。”

“怎么?不饿吗?没有胃口还是……”白也看了林郁清一眼,“可千万别这样跟老妈赌气,她会伤心的。”

白茵闻言忙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在赌气,我是真的……吃不下。”白茵眉头紧皱着,提到吃这个字眼,就让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白也看她是真的有点难受的样子,“行,那等你饿了,想吃什么跟妈妈说。”

“嗯。”

白也扶着茵茵,把她放倒,平躺在床上,林郁清板着脸帮她盖好被子,白茵看着她,抬手摸了摸她的手,“妈……”

林郁清看了她一眼,脸色稍微和缓了些,把她的手塞进了被子。

“林阿姨,我去做饭,你也休息一会吧,都一宿没合眼了。”

“没事,我在这眯一会,你去吧。”

“嗯。”

……

白茵虽然闭着眼睛,但完全没有睡意,她在想池桑,很担心她,她甚至都能想象到阿桑现在会有多无助,自己老妈一定不会跟她说好听话,大概就是很凶的说你们两个不合适,以后不准再跟我女儿来往之类的话。

阿桑敏感又没有安全感,一定会当真,会很伤心失落,会茫然无助……

越想,白茵心里就越着急,偷偷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又是一怔,老妈就躺在床边的沙发上,这才刚躺下,就已经睡着了。

看着老妈熟睡中还紧皱着眉头的样子,白茵心里酸酸的,自己这次真是让老妈担心死了,有点怪对不住她的。

白茵暗叹了一口气,万一老妈死活都不同意自己跟阿桑的事,该怎么办啊,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

再说池桑,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才赶到江翎说的那个地方,走到附近的时候,池桑向周围的人打听了一下,在路人的指引下,来到一处……庄园!?

池桑有点懵,看了看眼前那个占地面积广大的庄园,里面竟然种着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花海!!

池桑挠了挠头,忍不住又找人询问了一下那个地址,再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池桑站在庄园门口,面对着花海,这有点……太夸张了吧??茵茵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池桑围着庄园走了一圈,看了看表,走一圈都要一个多小时,这也太……

正无措着,瞧见有个大婶拎着小铲子往大门走,池桑忙走过去,跟大婶聊了两句,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下。

原来这里真的是林郁清的家,被花海围绕在中间的那间小木屋就是她们的住处,而这位大婶则是她们家里的花匠。

池桑谢过大婶,放她离开,自己则是处于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回神,在门口踌躇了许久,在想着要是见到林阿姨,该怎么跟她说,她一定是不想见到自己的。

也不知道茵茵怎么样了,醒来了没有?有没有想自己?阿姨有没有逼她吃东西……

想着,池桑心里直打鼓,左右看了看,琢磨着偷溜进去,避开她家人,直接去见茵茵的可能性。

池桑正打量着,听见不远处有车辆的声音,正往庄园里开,紧接着就瞧见中间那间木屋的门打开了,池桑一惊,立马跑到马路对面的树后躲避着,偷偷探出头来打量着。

出来的人是顾阿姨,奔着轿车去的,跟车上的人稍微寒暄了两句,便一起回了屋子里。

池桑眯着眼睛打量着,瞧见车上下来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背着医药箱,当即了然了,这是医生,应该是要帮茵茵检查身体的。

那现在进去显然是不合适的,她妈妈一定会守在她身边。

池桑想着,没有动作,就坐在树后,静静的盯着那间木屋,心里无比的纠结,要是让她们看到茵茵手上的伤,阿姨们肯定会受不了,别说她们了,就是自己看到的时候,也差点没背过气去!

……

再说白茵这边,她并没有睡着,一直在惦记着池桑。

看到医生进来的时候,顿时头都大了,本能的抵触着。她倒不是自己害怕,而是怕被妈妈看见,那恐怖的伤口她自己都不敢再看第二眼,更别说那么心疼自己的妈妈们了。

“茵茵,没事别怕,阿姨就是帮你检查一下身体,不打针,不吃药。”张婷做了她们家快三十年的家庭医生,也是看着白茵长大的,对这个家伙可是了如指掌。

白茵闻言面色一僵,哭笑不得,“张阿姨……”有点为难的看着旁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两位妈妈。

张婷瞧见她这样,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俯身到她耳边,侧头仔细聆听着。

“我……不想让妈妈看见伤口,能不能让她们先出去?”

“可以啊。”张婷点点头,起身看了两人一眼,“清姐,你家闺女长大了,知道害羞了,你们就先出去吧,别在这看着了,看的她怪不好意思的。”

两人齐齐一怔,对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怎么,您还信不过我啊!”

“那咱们先出去吧。”林郁清点点头,冲白也道。

“嗯,茵茵乖乖听医生的话啊。”白也不放心的叮嘱着。

“知道了……”白茵撅了撅嘴,怎么一看医生就把自己当成小孩……难道她们忘了自己也是一名医生吗!

瞧见两人出去,白茵毫不夸张的松了口气,老妈在的时候,她连大气都不敢喘呢。

张婷坐在床边,先抓起白茵的手,打量了一下她手腕上的勒痕,“这是被绳子绑的?”

“嗯……”

“乖乖,勒的不轻啊……这疼吗?”

“还好。”

张婷闻言一脸惊恐的看着她。

“怎么了?”这模样倒把白茵吓了一跳。

“没有,头一次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每次碰到这样的问题,你不是应该回答‘疼死了疼死了!’的吗。”张婷笑道。

“……”白茵抿抿唇,这个张阿姨,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事,皮外伤,擦点活血化瘀的药,用不了几天就好了。”

“嗯。”白茵点点头,“张阿姨,手指就不用看了,我也是医生,这是什么情况我自己知道。”

“那可不行,我不看一眼,怎么跟你妈妈交代?她们不知道你是医生吗?明知道你是医生还特意把我叫来,显然就是不相信你,知道你肯定不会说实话,对不对?”

白茵抿抿唇,不作声了。

张婷笑了笑,“好了,来,我看看。”

“张阿姨……”

“乖,就是看一眼,不会碰疼你的。”张婷强行拽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拆开纱布。

好在这次沐欣包扎的不错,纱布也比较干爽,拆开纱布的时候,没有粘连到皮肉,让茵茵少受了不少罪。

“嘶……”看到伤口的时候,连张婷都忍不住身子发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脑门立马就见汗了。

“天啊,这是……你这到底是怎么伤的!?指甲已经完全脱落了啊!”

白茵也没敢扭头看,只是嗯了一声。

“哎,你这个……啧……”张婷明显也犯了难,又托着她的手指仔细端详着,指甲边缘的皮肉还是青紫的,也不像是自然脱落……

“茵茵,你老实告诉阿姨,这是怎么伤的?这像是被人拔掉的。”

“嗯……”

“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啊!”

“张阿姨,都过去了,您也别问了,但是这个伤,是肯定不能让我妈妈看见的,您帮我瞒一瞒。”

“是,是不能让她们看见,她们非得心疼死不可!”

“这样,我先帮你上点药,然后好好包扎一下。”

白茵闻言,目光中闪过一丝恐惧,眼巴巴的看着张婷。

“必须要。”

张婷无视了她躲闪的目光,从急救箱里拿出消毒药水和棉棒。

“张阿姨,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白茵犹豫了一下,突然道。

“嗯?可以啊。”张婷拿出手机递给她。

“我就偷偷的用一下,您一会可千万别告诉我妈妈行吗?”白茵抬手接过,还一脸警惕的往门口看了一眼。

张婷笑了笑,“行啊,用呗。”随即继续去配药。

白茵拿起手机,拨通了池桑的电话,把电话放在耳边,心里无比期待着阿桑快接电话。

电话响了七八声,眼看着就要被挂断了,白茵有点小失落,拿起电话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已经四十秒没有应答了,正要挂掉,屏幕突然一变,数字重新开始跳动了。

白茵还愣了一下,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忙把电话贴在耳边。

“喂?哪位?”

白茵咬着嘴唇,欣慰的笑了一声。

“茵茵?是你吗!”对面池桑立马激动的询问着。

“嗯……”白茵低低的应着,“你……还好吗?我老妈是不是跟你说了很难听的话?”

“没有,她说的都是事实。”

“你别这么想,你别理她,她说的可不代表我的立场。”白茵急忙安慰着。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总是没有陪在你身边,你不怪我吗?你妈妈说的对,我不是个好的爱人。”

白茵闻言有点着急。

“但是。”池桑突然话锋一转。

“但是茵茵,我愿意改变,我愿意改变,我一定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爱人,你的爱人。”

“你……你还……”

池桑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哽咽,白茵没有打断她,静静的听着,眼眶却不自觉的红了。

“你还……愿意,相信我吗?”

白茵一声轻笑,“我相信,我当然相信你,你都要一起赴死了,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池桑似乎也在笑。

“阿桑,你现在在干什么呢?”茵茵最怕她一个偷偷的伤心了,她伤心的时候,什么都不说,就憋在心里,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差,而且有时候还会做出伤害自己的过激举动,太让人担心了。

“在……想你啊。”

白茵闻言轻笑了一声,还会说俏皮话了?

“你呢?在做什么?”池桑又问。

“我在……”白茵闻言,扭头看了一眼拿着棉棒走向自己的张婷,不由得撅了撅嘴,“在看医生……”

“她给还要给我上药……阿桑,我不想,我想你……”白茵撇撇嘴,越说还越委屈。

张婷一直在旁听明目张胆的听着她打电话,越听越觉得有猫腻,这是在□□的谈恋爱啊!一听话锋转到自己这了,张婷还举了举药水,故意吓唬她。

“阿桑……”

“叫阿什么都没用,乖乖把手伸出来,要是太久不出去,你妈妈们该起疑了。”张婷提醒着。

“张阿姨,我再……再说一会话,就一会会……”

“你可以一边上药一边说,阿姨轻轻的,尽量不碰疼你好吗?”

白茵闻言眨巴眨巴眼睛,瘪瘪嘴,万分不情愿的把手伸给张婷。

“茵茵?”

“阿桑……”白茵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

“茵茵你先别哭,要不,你给我讲讲你的家吧,别想着上药的事就不疼了!”

“我家?”

“对,你家。”

“我家……”白茵呢喃着,左右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卧室,“对了,有机会的话你一定要来我家看看,我妈妈特别喜欢兰花,在自家的庄园里种了一片花海,特别漂亮!”

“嗯!我一定来!”

“还有啊,我的卧室……嘶啊……”

“没事没事,你继续讲,别想疼,也别管我,马上就好了,马上马上。”张婷说着,拽着她的手不让她动。

强烈的刺痛如同洪水一般侵袭而来,白茵哪还有心思想别的,满脑子都是疼。

“茵茵?茵茵你没事吧茵茵?”电话里传来池桑焦急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白茵这才稍微回神,看着电话,委屈的就都快要掉眼泪了。

“阿桑,我想你……”迫切的想要池桑抱一抱,亲一亲,来安慰安慰。

对面池桑没有说话,白茵这会也顾不上再跟她聊天了。

连连痛呼,而后实在受不了了,猛地缩回手。抱着手在颤抖着。

张婷也是满头大汗,想着一鼓作气上完药就得了,可茵茵这个样子,显然是需要时间来缓解一下的。

白茵不住的倒抽着凉气,豆大的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往下滴落,生生疼哭了,身子也不自觉的蜷缩成一团,像是要给自己一点小小的安慰一样,看起来单薄又无助。

“好了茵茵,没事了,我在。”

池桑的声音再次传来,白茵刚要去摸索着手机,突然一怔,这声音不像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还不等睁眼看去,便被人抱住,这个怀抱微微有点发凉,但却异常的熟悉。

白茵睁开眼睛,完全不敢相信,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阿、阿桑?”

“嗯,是我,我来了。”

“你……你是从电话里钻出来的吗?”

白茵惊讶之余,破涕为笑,看着池桑的脸,抬手摸了摸,冰凉凉的,但这触感是那么的真实!

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这样一幕,自己跟她打着电话,说很想她,结果下一秒,她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上次,她来医院给自己送夜宵一样,从天而降一般,神奇,又惊喜。

一旁的张婷看着两人相拥的场面,已经完全懵比了,刚才她正在那想着该怎么哄着白茵呢,就听见窗户被人打开,抬头一瞧,一个人直接从窗户外面跳了进来!!

吓得她一声惊呼压在嗓子眼,正要喊人来,又瞧见那人冲自己抬手示意了一下,而后跑到床边抱住了白茵,轻声的安慰着她。

听着两人的对话,张婷才意识到这个人就是茵茵一直在叫的阿桑。

这你别说白茵了,连张婷这老阿姨都要少女心爆棚了,一说想她,人就来了,还是从窗户外面跳进来的,这也太戳人了吧!

“张阿姨,你看见她了吗?”白茵看看张婷,又看看池桑。

张婷闻言一脸黑线,“废话,那么个大活人我能看不见吗?你是不是成心气我?显得你有对象是不是?”张婷一叉腰,还不乐意了。

白茵笑了笑,“没有,我就是觉得……不真实……”

池桑轻笑了一下,亲了亲她的眼睛,“是我。”

“嗯。”白茵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眨动着,盯着池桑的脸看个不停,满眼都是欣喜的神色。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虐狗了,乖乖过来上药。”

“今天表现的特别好。”白茵帮池桑捋了捋头发。

“真的吗?”池桑闻言,眼睛都亮了。

“嗯。”

“那有奖励吗?”

“嗯~”白茵莞尔一笑,仰了仰头。

池桑见状,低下头,把自己的额头贴到她的唇瓣上。

“……”张婷在旁边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俩人,越说还越来劲了可还行??

“我说你们两个啊!”这热恋中的小女孩啊……

白茵闻声,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呢,扭头看过去,本来还笑着的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扭头看看池桑,“阿桑,我不想……”撅了撅嘴,非常直接的撒着娇。

池桑闻言,抚着白茵的脑袋,贴靠在自己肩头,茵茵很少冲自己撒娇,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让她心里十分受用,又有点惊喜,“好好好,依你,都依你。”立马毫无立场的就妥协了。

“哎我说……”张婷都无语了,这怎么刚说了两句话就又抱起来了呢!

“好啊,你要是不乖,我现在就开门让你老妈进来看看。”

“别别别!”白茵一惊,忙摇头,可不能让老妈看见阿桑,她非得把阿桑打出去不可!

白茵稍微纠结了一下,就乖乖认命了,倒也还好,还有阿桑陪着自己。

看着白茵像个鸵鸟一样把脸埋在池桑颈窝,而后紧张兮兮的把手伸过来,张婷哭笑不得,拽过白茵的手,还不等上药呢,白茵又是一抖。

“没事茵茵,没事,你要是疼,你就咬着我,让我跟你一起疼。”

“嘶……”张婷表示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你俩能不能不跟我眼前腻歪?”

“我警告你,现在开始不要说话,别让我分心!”

池桑没敢应声,低头看着白茵,用口语对她说着“没事,别怕。”

似乎是因为池桑的出现让白茵过于惊喜,也给了她莫大的勇气,这次没有像之前那样乱动,只是疼了会紧紧的抱着池桑,池桑默默的感受着她的拥抱,每次她抱的紧了,池桑就知道她疼了,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不断的看向张婷。

不多时,张婷帮她把伤口包扎好,“好了。”可算是整完了,她自己也毫不夸张的松了口气。

“没事了茵茵。”

“伤口千万不能碰水啊。”

“好,我知道。”池桑点点头,应了一声。

“行了,那我就先走了,你俩腻吧。”张婷摇摇头,表示没眼看。

“等等张阿姨,你可不能走。”白茵急忙叫住她。

“嗯?”张婷先是一怔,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就再待一会会好吗?”白茵一副祈求的神色。

张婷都快哭了,捂着脸,转身背对着两人,她也看明白了,自己要是一走,这个什么阿桑就要暴露了,所以自己只能在这待着,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给两人创造空间……瞅瞅,瞅瞅自己这是什么命!

“还疼吗?”池桑捧着白茵的手,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白茵摇摇头,“告诉我,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对她从天而降还是十分好奇的。

“我从翎姐那里问到了你家的地址,其实我早就来了,一直在外面没敢进来,怕气着你老妈。”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了了,就偷偷溜进来了。”

白茵笑着,揪了揪她的耳朵。

正要再开口,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吓了她一跳。

“张医生,还没好吗?”是白也的声音。

“啊,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张婷忙应了一声,回头看了看两人。

“茵茵,我还是先别出现了,万一把你老妈气坏了……”

白茵抿抿唇,心里那叫一个舍不得,但也没办法,又摸了摸池桑的脸颊,“那你去哪呢?”

“我就在附近待着,你要是想见我,就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好吗。”

“好好好,快别磨叽了,赶紧走!”张婷都看不下去了,急的就差要冲过去把两人硬生生的拉开了。

池桑依依不舍的松开白茵,“我先走了。”

“嗯……”

看着池桑走到窗边,白茵也忙起身,刚走到窗边,瞧见池桑已经利落的从二楼的平台跳到了地面上,而后半蹲着身子贴着墙角溜进了花圃里,一路小跑就溜走了。

看着她离开,白茵这才放下心来,随即乖乖的回到床上,钻进了被窝里。

刚躺好,张婷就把房门打开了,白也和林郁清早就望眼欲穿急不可耐了,瞧见她开了门,立马鱼贯而入,“茵茵,还好吗?”白也走到床边,看了看闺女,摸了摸她的脑门,额头上还有细汗呢,“是不是疼坏了?”又低头看了看她的手。

“没有,没事妈妈,已经不疼了。”白茵笑着安慰着她。

“小张,她怎么样?严重吗?”林郁清问向一旁的张婷。

白茵闻言紧张的看向她。

“清姐,没事,就是点皮外伤,养养就好了,手上别沾水,纱布不能拆,等我下次来给她换药。”张婷笑了笑,答道。

白茵闻言暗松一口气,笑着对上老妈看过来的目光。

林郁清闻言算是安了心,点了点头,“好,麻烦你了。”

“没事,咱就别说这客套话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张婷又留了一瓶药油,嘱咐着白也给她每天擦拭手腕。

“好,我送你。”

张婷脚步一顿,走到床边,拿回自己的手机,还冲白茵眨了一下眼睛,白茵抿嘴笑笑,扭头错开了目光。

……

这一折腾又将近两个小时,白也看了看时间,“茵茵,饿了吧?妈妈蒸了鸡蛋羹,要不要吃一点?”

白茵闻言摇摇头,“我还不太饿,晚点再说吧。”

白也一皱眉,“总不吃东西怎么行,不吃东西伤口愈合的都慢了。”

“妈妈~”

“好好好,不吃就不吃吧,等你想吃了跟我说。”

“嗯。”

白也坐在床上,突然一皱眉,摸了摸床面,正要开口询问,听见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让我看看是不是小哭包回来了。”人还没进屋呢,声音倒先传进来了。

白茵一听见这个声音,脸上不自觉的露了喜色,白也轻笑了一下,起身往外走,迎了迎,“小姨。”

“哎,小哭包呢?快让我看看。”夏小梓说着进了屋,往床上瞟了一眼,忙走到近前,“怎么了,病歪歪的,不舒服了?”本来是笑着的,脸色突然变了,关切的询问着。

“夏阿姨,我没事。”白茵笑着,仰了仰头,一脸享受的任由夏小梓摸着她的头,打小她身边就有一群干妈和阿姨围着转,她也十分享受被这么多人宠爱的感觉,有时候想想,总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世界,才这么会托生。

夏小梓摸了摸茵茵,突然恍然,忙手回事,“诶哟,我身上凉,我先出去了,别把凉气带进来。”

“夏阿姨,没事的……”

夏小梓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只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呢,忙回自己的卧室换衣服去了。

让医生来看过之后,林郁清这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本来一直提心吊胆着,这会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捂着额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小坐了一下。

“林阿姨?你还好吧?”

“没事。”

“你先回去睡一觉吧,这有我陪着就行了,医生都来看过了,你就别跟着担心了。”

“嗯。”

白也送林郁清回了卧室,而后回到白茵的房间,把门关上,还反锁上了!

白茵见状,心里咯噔一下,有点不明就里,“妈妈?怎么了?”

“怎么了?你好还意思问我?”

“啊……”

白茵被她说的云山雾绕的,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瞧见她看自己的眼神,似笑非笑,一副洞穿了一切的模样,又想起她刚才摸着床单的举动,白茵恍然,没忍住抿嘴笑了笑。

“你可真是出息了。人呢?藏哪了?”白也在屋里找了找,衣柜、床底,连鞋柜都翻了翻,并没有瞧见人。

“什么人啊。”白茵目光飘忽,笑吟吟道。

“嗯?还不承认?”白也挑挑眉,指了指她刚刚坐过的地方,她坐下的时候就感觉那里明显比别处暖和,像是有人刚刚坐过,“刚才谁坐这了?”

“啊,张阿姨啊。”白茵张口就来。

“哼哼。”白也打心底里不相信,一瞧见闺女这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但是满屋子都找不着池桑,又觉得奇怪。

末了,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看,琢磨着她会不会是从窗户跳出去跑走了,低头往下面看了一眼,“诶,这不是小桑吗?”

“少来,不可能。”白茵轻哼一声,表示自己才不会轻易上当呢。

“哦?为什么?”

“她……呃,她不是被老妈骂了吗,她那么敏感的人,这会肯定是躲在哪个角落哭鼻子呢,才不可能来找我呢。”

“是吗,这样啊。”白也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刚要转身,又是一怔,“诶,我的花怎么被人踩死了!?”

“啊?不会吧?”白茵一惊,妈妈可是最宝贝她这些花了!

“她不会这么粗心吧!?”白茵念叨着,急忙起身,刚下了床,就瞧见妈妈一手拄着窗沿,托着腮,冲自己笑了笑。

“……妈你,有你这样的吗……过分了啊,人家还是个病人呢。”白茵撇撇嘴,转身直接趴在了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

“好好好,病人病人,小心别碰着手。”

“哼。”

白也走过去,侧躺在床边,拍了拍闺女的肩膀,“起来,别闷着。”

“唔,妈妈,老妈现在不喜欢阿桑,你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接受吗?”白茵抬起头来,眼巴巴的看着妈妈。

“现在肯定是不行的,过几天吧,让她缓一缓,这两天她太累了,一直在为你担心。”

白茵点点头,“嗯。”

“这件事你们只是听盛阿姨说的吧?”

“嗯。”

“具体的事情你们都不了解,其实是阿桑救了我的,当时我身上绑着炸.弹,是阿桑……”

“炸.弹!?”白也一惊,这事她完全没听说啊!这怎么连炸.弹都出来了!?

“对,炸.弹,是阿桑给我拆的弹,那几分钟,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抱着我,说,生不能同时,死也要同穴……”

“妈妈,你知道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多触动吗,这不是一句空话,如果换一个环境,她这样说,我也许不会太感触,但当时那种环境下,真的是生死攸关,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她还能紧紧的抱着我不肯撒手。”

“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托付吗?”

白也沉默了,还有点没缓过来,毕竟炸弹这种东西,离她的生活太遥远了,想都很难想象的到!

随即又心疼的摸了摸闺女,她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啊!

“所以,妈妈,我的命都是阿桑的了,如果没有她,我真的早就已经死了,根本等不到警察的救援。”

白也点点头,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知道。”

“我真的不希望看到阿桑跟老妈起什么冲突,所以老妈那里……”

“好,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帮她多说两句好话,你也别担心了,先好好养伤才是正经事。”

“嗯,我知道,那今天晚上……”

“你又想干什么?”瞧见闺女眼珠滴溜溜的一转,白也当即意识到不好。

“阿桑她一个人在外面,也没地方去,我想……”

“拜托了妈妈~”白茵双手合十,冲着白也祈求着。

白也一捂脸,真是拿她没办法。

※※※※※※※※※※※※※※※※※※※※

再说一遍,上一章文想最终修改版,之前看过的请忘记!!!

顺便指路,之前防盗章的文是已经完结的文,《拳打娱乐圈[古穿今]》,戳专栏就可以看到了!已经完结不用养肥,想怎么宰就怎么宰!

————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喜欢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请大家收藏:(www.kelewx.com)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可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全文阅读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txt下载 - 夭与折的全部小说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可乐文学

猜你喜欢: 暗欲神木挠不尽绿腰婚权独占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撩心微博大V的娱乐圈日常当军嫂的那些事儿婚约是非城池营垒穿成七零福气包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挚野金牌助理我养大了世界首富步步错水晶翡翠白玉汤八零娇妻有空间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甜牙齿星辉落进风沙里穿成末世圣母女配某某甜妻好孕连连
完本推荐: 都市之逆天修仙全文阅读亦筝笙全文阅读丛林战神全文阅读战斗吧,哈士奇!全文阅读永生天全文阅读孺子帝全文阅读混血八旗全文阅读特种神医全文阅读天降横财全文阅读星魂战神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原来我是富三代全文阅读麻衣神相全文阅读小侯爷全文阅读龙影战神全文阅读幽灵酒店全文阅读六零军嫂有空间全文阅读南安太妃传全文阅读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搬个魔兽到异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长姐如后妈[六零]美人与马奴阿娇今天投胎了吗清穿温宪的团宠生涯别和投资人谈恋爱我妈才是女主角[八零]上天安排的最大啦被仙道大佬抛弃后国家安排我去种田不二之臣诸天替代乖,别跑强化医生白月光是假的我靠学习来修仙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太子失忆后被我拱了隋末之大夏龙雀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小通房娇宠福女三岁半[七零]恐怖轮回:百倍奖励一秒沦陷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修罗丹帝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别哭快穿之养老攻略明目张胆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txt下载手机版 - 夭与折的全部小说 - 女朋友太调皮了怎么办 可乐文学移动版 - 可乐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