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可乐文学 >> 慈悲城 >> 第49章 回来

为国捐躯?

慕善脑子里“嗡”的一下,一字一句问:“什么意思?蕈,你到底想干什么?”

蕈低笑着,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机丢给慕善:“别聊太久。”说完他起身去了浴室。

慕善心头纷乱难言,一时间竟然什么主意都没有。握着那手机,怔怔出神。就在这时,机身一阵震动,屏幕上一个陌生的号码,前缀是086。

她几乎是立刻接起,颤声道:“……喂?”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陈北尧清朗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善善……”

慕善视线一片模糊,定了定神,才将手机握得更紧。之前她还抱着侥幸,是蕈掳了自己来,说谎话骗自己。可现在接到陈北尧的电话,她知道蕈说的都是真的。

不等她发问,陈北尧柔声道:“别担心,蕈是我请过来的,不会冒犯你。”

慕善颤声问:“为什么?”

陈北尧沉默片刻道:“善善,现在我身边不太安全。你在巴拿马先呆几个月。”

慕善尽管气急,却不会这点推断能力都没有。如果他还打算在国内呆几个月,那么只有一个答案——怕她不肯走,他竟然先斩后奏,把她送出来。

她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你要跟李诚合作?你要去坐牢?张痕天是恐怖分子啊!你跟他作对?你……”

“善善!”陈北尧打断她的话,“别乱想。整垮张痕天,也没那么难。”又放柔了声音:“过几个月,你就能回来了。到时候跟父母解释一下。”

他的声音温柔无比,听在慕善耳中却如晴天霹雳。

“……那你呢?”她听到自己哑着嗓子问。

陈北尧顿了顿,声音竟然含了笑意:“……其实我很高兴,有机会给你想要的生活。”

慕善胸口仿佛有大锤无声落下,击得她呼吸都有些费力。她缓了缓,一字一句道:“不,我不要了。我只要你,你来巴拿马,马上来!”

陈北尧不为所动,柔声道:“善善,那个陈北尧没死。”

慕善一怔,又听他道:“你说你希望爱一个贫穷、正直、善良的男人。等我出来后,我们重新开始。不让你有半点委屈,我们干干净净,堂堂正正的在一起。”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平和温柔。慕善把电话攥得死紧,脸上泪水滚滚而下。

两人都沉默下来,慕善的低声抽泣,却清晰透过电话传了过去。那头的陈北尧忽然笑了,柔声道:“别想得那么糟糕。李诚提的条件,我还没还价。我的财产已经转移出去一大半,足够养你一辈子。而且十年也太长。”

慕善知道他的话只是安慰自己,紧咬下唇,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跟他分开!

她心念所及,嘴上已不由自主说了出来。

陈北尧呼吸一顿,声音中顿时没了笑意,缓缓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好,永远不分开。”

挂了电话,慕善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流着眼泪。过了一会儿,蕈从浴室出来,一头湿润的短发,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嗤笑道:“生离死别啊”

慕善冷冷瞪他一眼:“我要回国。”

“不行。我得到的任务,是在巴拿马保护你。”

“……那你回国保护陈北尧!”他身边明明更加危险。

“不行。”蕈还是漫不经心的笑,“我的任务,是保护你。”

慕善盯着他,不吭声。

巴拿马炎热难当,霖市却是刚刚降下今夏以来最大的一场暴雨。

陈北尧就在轰鸣的雷雨声中,坐在别墅的沙发里,蹙眉沉思。周亚泽坐在他身旁,终于忍不住道:“你十年,我十五年。李诚的帐算得很精啊,不过打死我也不会坐牢。”

陈北尧闻言抬眸看着他,微微一笑:“等事情差不多,我送你走。从香港去东南亚,再转巴拿马。”

“我当然要走,所以你一个人留下坐牢?”周亚泽冷哼一声。

陈北尧淡淡点头:“我已经决定,你不用再说。”

周亚泽骂了句“操”。明明湿漉漉的雨气令整间屋子透着股清爽劲儿,他却没来由觉得胸闷气躁,扯了扯衬衣领口,脸色难看。

陈北尧也没生气,反而淡道:“我有分寸。”他说了几个人名,然后道:“这些人,我已经打点好。我们的财产,百分之八十会转移到国外,李诚查不到,也追不回来。至于十年十五年,我已经让律师做好准备,再跟李诚谈。”

周亚泽没吭声,过了一会儿,点了根烟,深吸一大口道:“如果将来李诚不守承诺,我帮你做掉他。”

第二天,李诚和陈北尧二人再次见面。

依旧是郊区茶馆,依旧是天蒙蒙亮的早晨。李诚把详详细细的协议,送到两人面前。

陈北尧提出十年太长,李诚沉默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然后丢出他的底线——七年,并主动表示待陈北尧入狱后,他会努力帮他减刑。陈北尧不置可否的笑笑,终于在协议上签字。周亚泽也签了字,不过他打定主意,回家后就把协议烧了丢进垃圾桶,以泄心头之恨。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是一个月。霖市步入初秋,凉爽的气候,令这个城市成为这个季节西南地区著名的旅游景点。

张痕天就在这个季节,再次来到了霖市。抵达的第二天,他就约了丁珩打球。照例带了白安安,只不过这一次,两名保镖小心翼翼的跟在白安安身后——她怀孕了。

张痕天前妻早逝,只留下个已经十五岁的女儿。所以这次白安安怀孕,他格外看重。原本进出都喜欢带着她,现在更是时时刻刻不让她离开自己视线。

早期他还不知道时,白安安就什么招都试过了——剧烈运动、大吃螃蟹,还偷偷找机会买打胎药——却被张痕天发现,这才知晓怀孕。她身手好,他怕她自己对肚子里的孩子下重手,头三个月,晚上甚至用手铐把她铐住,这才保住了胎。现在五个月了,白安安大概也起了恻隐之心,每天开始胎教,不再折腾了。

张痕天人逢喜事精神爽,连赢丁珩两场。末了,两人站在山坡上喝水,丁珩看一眼不远处树荫下静坐的白安安,语气颇为真诚的笑道:“恭喜。”

张痕天看着远处,难免有几分意气风发:“谢谢老弟。大女儿要搞音乐,不肯做生意。好在安安争气,我的事业,终于后继有人。”

丁珩笑笑,看着眼前苍茫的绿色,不做声。

张痕天沉默片刻道:“老弟,我这次过来,是想跟你加深合作。西南地区我不熟。吕氏原来运毒的通路,水陆空三方的关系,能不能借我一用?”

丁珩干脆的点了点头——这是两人合作之初就说好的条件。而现在,丁珩在全国其他区域的生意,也已经得到了张痕天的照顾。而且张痕天人脉极广,丁珩已经获益良多。

见他毫不迟疑,张痕天露出满意的笑,拿起手中矿泉水瓶,跟他轻轻一碰,是个意思。

过了一会儿,丁珩有些随意的问道:“大哥用通路运什么?走私?”

张痕天淡道:“差不多。运些军火。”

其实张痕天要用他的通路,即使丁珩不问,回头也能查到。现在说开了,两人反而都觉得自然而然。丁珩点头笑道:“回头给我弄点好枪。”

张痕天将矿泉水瓶往边上一丢,不远处的球童连忙捡起来。两人并肩往山坡下走,张痕天拍拍他的肩膀:“应有尽有,随你挑。你要好枪,不会是打算对陈北尧下手吧?”

丁珩不答反问:“不行?”

张痕天哈哈大笑道:“我这次来,还有另一件事:陈北尧是个人物,上次轻轻巧巧害我们哥俩亏了不少。西南大部分通路还是在他手上,我志在必得。”

“你想怎么做?”

张痕天露出几分轻蔑的表情道:“陈北尧的运气,最近可不太好啊。年轻人想玩政治,胆子太大了。”

丁珩一怔,隐隐面露喜色。

三人到会所的贵宾区坐下休息。丁珩独坐,张痕天一手揽着白安安肩膀,另一只手抚着她的肚子,将她拥在怀里。白安安面无表情,张痕天却毫不在意,低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啄,这才不急不缓向丁珩透露了他最新获得消息。

原来自金三角回来后,陈北尧在君穆凌手上吃了哑巴亏,一直伺机报复。最近更是联络台湾方面官员,想要整垮君穆凌背后的政治力量,借以打击君穆凌。可在这场黑道与政治的利益纠葛中,陈北尧却输了,不仅没能撼动君穆凌,还又赔了一大笔钱进去。

“他还真是有仇报仇,虽然输了,我倒是越来越欣赏他了。”张痕天倒了杯红酒,轻啜了一口道,像叹息又像不屑,“黑道和政治的关系,要近,也要远。把握不好度,就会被人拉去当垫背。陈北尧还是太自大。”

丁珩神色略冷:“我还以为陈北尧真为慕善洗白。看来他之前拒绝你,只不过是防备心太重。”

张痕天微笑道:“台湾我也有些关系,这次他在台湾败北,不好意思,我在中间也插了手。他要是机灵,把通路地盘交给我,我倒是能替他摆平君穆凌。否则,我们现在不痛打落水狗,更待何时?”

两人相视一笑,就在这时,张痕天手机却响了。

他接起,神色微变,浓眉一扬:“你好,陈老板。”

丁珩和白安安闻言都抬头看过来,张痕天却站起来,拿着电话走到隔壁雅间。

过了一会儿,张痕天走回来,给自己和丁珩都倒上杯酒,示意丁珩干了。然后他微眯着眼,硬朗的脸上笑容平和有力:“陈北尧是聪明人,主动要跟我合作。老弟,你要给老哥一个面子,暂时跟他化干戈为玉帛。”

丁珩神色一怔,沉默片刻,一口将酒饮尽。然后把杯子一丢,淡道:“张老板,你明知道陈北尧是我的仇人,你选择跟我合作在先,现在他一回头,怎么就成了好朋友?”

张痕天哈哈大笑道:“老弟啊,你和他不同。你对我掏心掏肺,所有通路毫无保留的借给我,哥哥我都看在眼里。陈北尧现在是走投无路,谁知道有没有半点诚意?不过赚钱才是最重要的。先赚够钱,你再跟他算账也不迟?”

丁珩长眉紧蹙:“多久?”

张痕天想了想:“三年。等我西南的通路成熟,你想让陈北尧怎么死,我就让他怎么死。他约了我明天晚上吃饭,一起去?”

丁珩沉默片刻,点头。

次日晚上十点。

陈北尧一身酒气下了车,周亚泽今天开车送他,跟着他走进客厅。

陈北尧在沙发坐下,往后一仰,闭目休息。周亚泽给他倒了杯热水,大刺刺在对面坐下,道:“跟恐怖分子谈得怎么样?”

陈北尧睁开眼,喉咙有点干,却不想喝水,他淡淡道:“顺利。”他说顺利就是非常好了,应该已经迈出了跟张痕天合作的第一步。不过要想取得他的信任,继而探明他在整个亚洲的军火通路,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周亚泽看他高大身躯窝在沙发里,似乎有些疲惫;而清冷的容颜,愈发显得冷漠难以接近。似乎自慕善被他送走后,他就鲜少露出笑容。

周亚泽看在眼里,脸上却笑:“咱们现在从良了,革命事业一向任重道远,必须及时行乐,晚上跟我出去转转?”

陈北尧无声的摇摇头。

周亚泽无奈的站起来,正要离开,目光落在陈北尧沙发背后的楼梯上,忽然顿住。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手却伸过去,拍拍陈北尧肩膀。

陈北尧抬头,看到周亚泽脸上有些古怪的神色——好像很吃惊,又好像有些激动,还有些愤怒。

陈北尧转头,浑身一僵。

柔和的灯光下,幽暗的楼梯上,俏生生站着的,不正是慕善!

她也呆呆的望着他,双眸格外明亮,仿佛含了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开口。

陈北尧一下子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

“抱歉,陈老板。”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是站在慕善身后几步的蕈,“陈太太闹绝食,还每天打我,我实在搞不定,送回来给你。”

他话音刚落,陈北尧长臂一伸,隔着两三阶楼梯,把慕善拉进怀里。

与此同时,陈北尧身后的周亚泽背着手,慢吞吞走过去,看着蕈:“找你保护嫂子,果然靠不住。”

蕈嘿嘿一笑,正要说话,周亚泽一拳狠狠挥过去。蕈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将他胳膊反手一扭,就把他压在墙上。

楼梯下方,陈北尧二人哪里还顾得上身后厮打成一团的两人?沉默的抱了很久,陈北尧才将她松开,细长的黑眸盯着她晕红的双颊,声音有点哑:“看来找蕈保护你,的确是个错误。”

喜欢慈悲城请大家收藏:(www.kelewx.com)慈悲城可乐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慈悲城最新章节 - 慈悲城全文阅读 - 慈悲城txt下载 - 丁墨的全部小说 - 慈悲城 可乐文学

猜你喜欢: 大哥美人宜修城池营垒穿成七零福气包小蛮腰邪祟警察小姐姐家的奶爸萌娃暗格里的秘密重回五零当军嫂绯色追凶隐婚甜宠:总裁老公太闷骚相师[重生]你似深渊,爱似毒默读恶魔的枕边人余生漫漫皆为你重生之黑化娇妻狠会撩末世掌上七星恶魔少爷:我的蜜桃女孩长官爱人东辰哥,请自重深爱小凰不是仙君少心头宝,夫人哪里跑陪酒师帝少宠妻之青梅恋上竹马
完本推荐: 婚宠军妻全文阅读万古战帝全文阅读掠夺主角光环全文阅读末世掌上七星全文阅读修神外传全文阅读助理建筑师全文阅读魔鬼主教全文阅读异世全能大师全文阅读寡妇门前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亵渎全文阅读我的妹妹才不听话全文阅读随身山河图全文阅读七脉神尊全文阅读武傲乾坤全文阅读神魔养殖场全文阅读谢齐人家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野兽嗅蔷薇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话纪元第一序列黎明之剑中国体育人从1983开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圣墟重生世子爷重回五零当军嫂第一侯我的微信连三界都市超级医圣天空之尽仙宫前方高能纵天神帝家有悍妻怎么破凤鸾九霄穹顶之上美漫里的变形金刚重生无冕之王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一卡在手元尊武炼巅峰造化之王这个海军不正经诡秘之主神医弃女我要做门阀

慈悲城最新章节手机版 - 慈悲城全文阅读手机版 - 慈悲城txt下载手机版 - 丁墨的全部小说 - 慈悲城 可乐文学移动版 - 可乐文学手机站